台湾春节里的文化味走透透

2017年02月24日 文章来源:台声网 作者: 字号:
 
 
    传统文化对于一个国家、一个民族来说非常重要,它是一个民族的民族特色、民族精神的代表,它对于国民在思想、行动、文化上都具有一定的指导意义。民族共同的传统文化可以让同胞找到归属感,更可以增强民族的凝聚力和向心力。
 
    对于海峡两岸来说,我们共同享有的中华文化是两岸之间最重要的纽带。刚刚过去的农历新年——春节,中华民族传统节日的“百节之首”,可以说是两岸共同的、最受重视的传统节日,更蕴含着中华民族丰富的文化内涵。在台湾,人们春节贴春联、祭祖先、逛庙会、抢头香,这些都是两岸共同的文化习俗。而祈福拜年、品年菜、赏花灯,也都是台湾同胞必不可少的春节文化活动。两岸的春节文化,反映了两岸同根同源的文化特质和文化内涵。无论现在台湾当局如何推行“去中国化”,都割舍不断大陆与台湾的历史联结,因为我们浩瀚的中华文明早已深深融入两岸中华儿女的血脉之中。
 
    共同的民族文化最能够促进两岸同胞的相互了解和尊重、增进彼此的情感和认同。在上一期中我们带大家走进了台湾百姓家庭,领略台湾同胞如何过春节。而本期我们就和大家一起探寻台湾春节中所蕴含的中华文化,感受台湾年味里的文化味……
 
【春联】
 
红底黑字,稳重而鲜艳,表达一家一户对新年的美好愿望
 
金鸡献瑞除旧岁 
吉祥如意迎春晖
 
    春联,又叫“春贴”“门对”“对联”,它以对仗工整、简洁精巧的文字描绘美好形象,抒发美好愿望,是中国特有的文学形式。贴春联,是中国民间庆祝春节的第一件事情。每当春节将近的时候,家家户户都在大门两边贴上崭新的春联,红底黑字,稳重而鲜艳,表达一家一户对新年的美好愿望。如果从秦汉开始计算,中华民族贴春联的历史已有两千年。大红春联烘托出了浓浓的节日气氛,是用民间艺术形式表达传统文化的重要载体。而台湾民众通常选在除夕日早晨6时至中午12时更换春联,寓意除旧迎新。
 
政界春联引潮流
 
    五代十国时,宫廷里,有人在桃符上题写联语。《宋史·蜀世家》说:后蜀主孟昶令学士辛寅逊题桃木板,“以其非工,自命笔题云:‘新年纳余庆,嘉节号长春’”,这便是中国的第一副春联。不过宋代不同史料对此说法不一,也有说是辛寅逊或孟昶的儿子孟喆所撰。可见,最早春联这一习俗是由宫廷传入民间。
 
    现今在台湾,普通民众依然喜好与政界有关的春联,也有收藏大牌政治人物墨宝的风气。因此每年一到春节,政治人物就大量印制春联,既为自己讨喜气,也可以让支持者索取,他们的政治人气往往就反映在春联受欢迎的程度上。
 
    台湾地区前领导人马英九国学底蕴深厚,所书写的春联一直以来被社会各界称赞。马英九的春联懂得在生肖上作文章,鸡年的时候写下“积极日,是好日”,谐音“鸡”象征“鸡年行大运”;狗年那一年写下“苟日新日日新”,代表“狗年旺旺来”。而2008年马英九当选台湾当局领导人后的第一个春节,是农历牛年,那一年他书写的“牛转乾坤”春联共印发20万份,很快便被索取一空。2013年春节,是马英九连任后的第一个春节,由于之前的“证所税”“年金”等改革措施备受争议,他的人气急转而下,那一年他所书的“小龙纳百福,新岁展鸿图”春联也受到连累,少有人问津。
 
    而今年,是马英九卸任后的第一个春节。虽然卸任前马英九已失掉很多人气,不过因为前有蔡英文“自自冉冉”和差劲的书法作对比,今年马英九的春联则非常受欢迎。农历新年前夕,他写了一副春联“金鸡献瑞除旧岁,吉祥如意迎春晖”向大家拜早年,并祝贺大家鸡年行大运,台湾风调雨顺。马英九在脸谱网(Facebook)上表示,几千年来,中国人的习俗,过年就是要在家门口贴上红红的春联,喜气洋洋招吉祥。
 
    1月18日,台湾新北市政府举办了“2017年迎鸡年写春联”活动。活动现场,新北市市长朱立伦与年过八旬的书法家廖祯祥、连胜彦,以及年仅10岁的小学生黄湘芸、吕茌慧一同挥毫,将春联送给现场民众。朱立伦表示,写春联、贴春联是迎接农历新年的民俗传统、文化与艺术。朱立伦一连写了“春”“福”“开创新机,积善积福”等春联,并表示希望大家天天都能够“积善积福”、新年都能够“开创新机”。他还鼓励大家动手写,更要全家一起写,只要敢写、开笔写就是好事,写下每个人的独有心情就是过好年。他希望大家能够欢欢喜喜过新年,盼社会有更多的善、有更多正面的思考,日日都是好日,大家天天开心。
 
百姓春联显民意  
 
    春节普天同庆,过去除了各家门口要贴春联外,百姓一般在猪舍、鸡鸭舍等处也要贴对联,寓意六畜兴旺,内容一般有“鸡鸭满圈,牛羊成群,六畜兴旺”等。还有“灶王爷”春联、“土地爷”春联、“天地爷”的春联等。有的地方还会给院子里的大树贴“树大根深”、院子里的墙面贴“春光明媚”、家里靠炕的墙上贴“幸福健康”、厨房里贴“勤俭节约”等春联。    
  
    台湾65岁的客家老人钟克诚,每年春节前都要写好120多副春联,以备回乡时送给乡亲父老。钟克诚的家乡在台湾苗栗县苑里镇。往上追溯,他的祖辈早先从广东梅县跨海来台,到他这里已是第五代。在台湾,客家人是第二大族群,主要聚居在桃园、新竹、苗栗等地,据统计大约有420万人。据他介绍,台湾的春联文化最早都是从大陆传来的,早期台湾客家的“春联”就是在门前贴两张红纸,后来文人墨客多了,才开始在红纸上吟诗作对。以前无论钟老随便写什么村里人都喜欢,但现在有学问的人多了,常常要跟钟老“点唱”。
 
    如今,春联文化的表现形式也更具趣味性。今年过年期间有一位台湾民众在网上晒自己的春联,吸引不少人的目光,也让大家看傻了眼。这位台北市民请朋友帮忙写的春联,写着四言、七言的语句,但每个字都以“组合字”完成,把简单的一幅春联发挥了最大的效用。网友们纷纷表示“好强大”“好贪心的春联”。还有另一位台湾民众,上传邻居家的春联,只见照片中的春联写着:“钱钱钱钱钱钱钱”“财财财财财财财”,横批则是“进”。许多网友留言:“一种一直念一直念重复念,就会成真的执念”“一种催眠的概念”。还有台湾高雄有一辆公交车也贴上了“特制春联”,上联写着“上车刷卡”,下联“下车刷卡”,横批则是“没刷锁卡”,这内容让网友忍俊不禁。对此,网友表示“这横批霸气”“看来司机被乘客‘荼毒’很深了呀!”
 
    当然,除了这些比较有趣味性的春联外,很多台湾民众仍保留着以往的传统。家在高雄的李明璇就向记者介绍了她家的春联,上联:“道德家风伦五常”,下联:“麟子万事登金榜”,横批:“李桃天下满庭芳”。在她家,每年都会请人重新书写这副春联,内容始终不变,因为这副春联的内容是由李明璇的爷爷原创的。李爷爷是1949年跟随蒋介石到台湾的国民党老兵,这副对联不仅表现了李爷爷对家风的传承,更寄托了李爷爷对子孙后代的期望。
 
    不可否认,虽然当今人们并不拘于春联的各种形式,但古往今来春联始终是大家表达对新一年美好希冀的一种重要方式。
 
春联文化耀中华
 
    在台湾,除了政界、民间人士喜欢自己题写春联外,社会上许多机构也会举办跟春联有关的活动。
 
    1月14日,台北孔庙就举办了挥毫赠春联活动,邀请近30位台湾书法教学研究学会的书法老师现场挥毫,免费赠给民众。当天台北下着小雨,但仍有不少民众前来排队索取春联。“新春快乐”“招财进宝”“金榜题名”……台北孔庙内,墨迹未干的各式春联或祝福语陆续悬挂起来。长条对联或方块门联,黑色楷体或金色行书……不同书法老师的作品各具风格。年过古稀的周英妹几乎每年都参加挥毫赠春联活动,当天活动现场,她特别穿着自己画有绣球花的棉衣,站立悬笔书写“招财进宝”等组合字春联,颇受民众欢迎。  
 
    在民间,人们通常将“福”字精描细做成各种图案,有寿桃、鲤鱼跳龙门、五谷丰登、龙凤呈祥等。近年来,也有民众将“福”字联倒贴,寓意“福”到(倒)了。不过,在周英妹看来,过春节贴春联就是喜气,高兴就好,希望更多年轻人接触到这项传统文化。在多位头发花白的书法老师中,两位10多岁的少年显得特别与众不同。其中,初中三年级的谢廷翊在春联中加画了荷花,他说写春联“很好玩”。谢廷翊的父亲谢锦昌表示,让孩子学习传统文化,有助于培养好的学习和生活习惯,避免沉迷于电子游戏和电视,能帮助他们健康成长。台北市民黄艺翎也表示,书法是中华民族传承下来的文化精华,但现在台湾很多小学没有书法课,希望借由这项活动,让还在读小学的两个孩子喜欢上传统文化。据台北市孔庙管理委员会执行秘书陈彩虹介绍,这项活动已举办逾20年,希望通过赠送春联,为民众增添节日喜庆,同时也弘扬中华传统文化。
 
    金门县书法学会理事长吴宗陵在今年厦门举办的“2017海峡两岸(海沧)百名书法家喜送春联到万家”活动上也表示,两岸春联的内容形式相差无几,可见两岸同根同源的文化情谊源远流长。书写春联是文化的交流,希望两岸共同的春联文化能成为联系两岸民众感情的纽带。 
 
    其中,初中三年级的谢廷翊在春联中加画了荷花,他说写春联“很好玩”。谢廷翊的父亲谢锦昌表示,让孩子学习传统文化,有助于培养好的学习和生活习惯,避免沉迷于电子游戏和电视,能帮助他们健康成长。台北市民黄艺翎也表示,书法是中华民族传承下来的文化精华,但现在台湾很多小学没有书法课,希望借由这项活动,让还在读小学的两个孩子喜欢上传统文化。据台北市孔庙管理委员会执行秘书陈彩虹介绍,这项活动已举办逾20年,希望通过赠送春联,为民众增添节日喜庆,同时也弘扬中华传统文化。
 
    金门县书法学会理事长吴宗陵在今年厦门举办的“2017海峡两岸(海沧)百名书法家喜送春联到万家”活动上也表示,两岸春联的内容形式相差无几,可见两岸同根同源的文化情谊源远流长。书写春联是文化的交流,希望两岸共同的春联文化能成为联系两岸民众感情的纽带。 
共5页 您在第1页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跳转到页 本页共有8408个字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