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博宇:倡导两岸“体验式交流” 服务两岸创业青年

北京创业公社港澳台及国际事业部副总监、海峡两岸青年交流协会执行长

2017年05月08日 文章来源:台声网 作者:张文静 字号:

郑博宇

    北京创业公社投资发展有限公司(简称“创业公社”),积极响应“大众创业 万众创新”的号召,以“孵化基地+投行业务+产业链增值”为运营模式,致力于打造公共服务平台+中小企业服务+区域产业服务的全产业链孵化系统。2016年10月,创业公社台湾青年创业驿站正式启动。该驿站由创业公社台湾青年员工策划、打造,通过汇集多方优势资源,为入驻的台湾创业团队提供最佳的创业环境,从而促进两岸青年创业交流。背靠创业公社,台湾驿站将为台湾创业团队提供更多本地相关领域的创业咨询及创业导师的对接,促进两岸创业者之间的交流沟通。
 

    郑博宇,1986年生于台湾台北市,2009年来到大陆。2015年,加入首钢集团北京创业公社担任台湾事务负责人,成为“首钢”里第一个台湾人;2016年,参与成立“创业公社台湾青年创业驿站”并担任负责人。一直以来,郑博宇热心于海峡两岸交流、互动,积极为来自台湾的创业青年提供支持和帮助。近日,在位于北京中关村的创业公社台湾青年创业驿站里,《台声》对郑博宇进行了采访,展开了深入的沟通与交流。郑博宇与记者分享了他对两岸青年交流与创业的见解与切身体会,讲述了“两岸青创”那些事……

2016年,中国国民党主席洪秀柱到访台湾驿站

   《台声》:从2009年第一次来大陆,再到如今留在北京发展,请问当时是怎样的契机与缘分让您选择来大陆工作、生活?在这8年里,您又感受到了大陆的哪些发展变化呢?

    郑博宇:我对大陆的快速发展产生的感受还是很直观的。了解一个地方的发展情况,第一冲击感就是从机场开始的。2009年年底,我第一次来北京,刚下飞机,对首都国际机场T3航站楼里的现代化建设就感到很惊讶;了解到首都机场快线从2006年到2008年,用了短短的两年时间建成并投入使用,真的令人不可思议。还有一个例子,记得我刚来大陆那年,坐地铁还是两块钱,10号线还是一条“L”型的线路。如今,10号线早已建成了一条环线,这中间也是用了短短几年的时间,就惠及了周围那么多老百姓,真实是一个利国利民的大工程。
相比之下,台湾的公共建设就慢了很多。比如说桃园机场,从台北到桃园的机场捷运建了快20年,今年才终于开通。20年和2年,这其中的对比已经很明显了。今年我回台湾过年,看到的、感受到的,让我觉得20年来台湾依然没有什么变化,我在微信“朋友圈”里发出了感慨,朋友们纷纷点赞表示认同。
从北京对公共服务设施的开发、建设的力度与重视程度就能感觉到,大陆现在处于一个现代化建设的高速发展时期,对我来说更是一个充满机遇与挑战的好时机。从那时起,我就决定要留下来试试看。

 

台湾青年创业驿站

   《台声》:从2016年创业公社台湾青年创业驿站正式启动至今,形成了怎样的规模?在您和驿站的帮助下,有哪些台湾青年创业成功案例?台湾青年创业驿站有哪些措施与优惠条件来吸引台湾创业青年入驻、加盟?

    郑博宇:创业公社运营面积已经达到12万平方米,服务1300多家企业,随着生态圈建设日趋完善,服务体系更加专业,2015年7月被北京市台办授予“北京台湾青年创业基地”称号,2016年8月,被国台办授予“2016年海峡两岸青年就业创业示范点”称号。首批入驻台湾青年创业驿站的就有14家创业团队,目前入驻的台湾青创团队已经30余家,接下来,会有更多的台湾青年来这里实现梦想。
我们这边有几个团队比较有代表性,比如:“桃桃喜”“赵顾酵素”“吃饭社群”……涉及文化创意产业、高技术、“农创”产业、文化娱乐等等行业,领域广泛,种类丰富。

    例如:“桃桃喜”是以主打“专门给年轻女性提供桃花运势的测试和指导”为主题的手机APP,于2015年12月由4个来自台湾的大学生成立的。发展到现在,点击量破百万,累计流量也有两三千万了。它结合了“易经”与“紫微星”的相关内容与知识,主要针对中国女性研发的一种文娱性质的“占星”科学,是在互联网时代对中华优秀文化的传承与弘扬。很多来我们这里参观、实习的台湾学生常常很惊喜地发现“桃桃喜”原来在这里,她们中间有很多人都在用。
“赵顾酵素”的创始人赵笠捷,从中国人民大学国际经济与贸易专业毕业,他的故乡在台湾苗栗,他们家在台湾经营酵素工厂已传到第三代。赵笠捷在大三期间,就得到了“天使投资”的40万元。还认识了一个姓顾的四川姑娘,两人相恋、结婚,在大陆生根发芽。他把自家的酵素引入大陆,并创立了“赵顾酵素”品牌,主要通过网络销售的方式带动两岸“农创”“文创”产业的共同发展。
台湾驿站会为每个入驻的台湾创业团队提供3个月的免费办公场地,另提供包括资讯普及、金融扶持等在内的服务咨询。台湾商品想要进入大陆市场,从工商注册、知识产权维护、投资等等相关的手续,包括从台湾来的物流、仓储,全部可以在我们驿站的帮助下完成。

    《台声》:近两年,“体验式交流”成为两岸青年交流中的重要内容和形态,也越来越受到台湾青年的欢迎和肯定,您也一直在倡导这种新形式。您觉得这样的交流模式对两岸青年交流、合作能带来哪些好处?

    郑博宇:“体验式交流”和以往的台湾赴大陆的交流团是有区别的。以前的交流团就是“三好团”:吃好、玩好、睡好——只有记忆没有回忆的交流。而真正想要来创业的台湾青年只是走马观花,对大陆、对北京没有更深入的了解,到北京生活才发现和当初看到的不一样,因为他们完全不懂北京真正的状态——这就是我提倡“体验式交流”的原因。

    我认为,这样的交流方式仅限于第一次来大陆的参访交流团,想要真正认识大陆,像这种吃吃、喝喝、玩玩,走到哪里都有大巴车迎来送往的“体验”只停留在表面而已。来大陆做交换生或者实习生也是一个不错的选择,实习是最快也是最好的体验方式。这些台生在生活与学习中可以了解更真实的大陆,又可以帮助了解潜在的市场。比如:在工作日会遇到早晚高峰,只有挤过地铁、公交才会知道为什么会那么堵,才真正了解北京是什么样子。

    经过两次的学习与体验,那些想创业的台湾青年就可以带着想法与理念再来大陆了,这就是“体验式交流”的第三步。在一步一步的认识与了解中,切身认识了大陆,才算真正了解了市场。我一直坚持一个道理就是“想要深刻地了解这个地方,才有把握能在这里生存”。否则,就算给再多的补助,补助烧完就没钱了,没钱了就准备回台湾了,一切没有意义。

 

驿站里的青年创业团队

  《台声》:您经过大大小小很多创业案例,有成功的,也有不成功的,台湾青年创业驿站也是在您的努力下发展、壮大起来的,您有什么经验或者是建议向想要创业或者正在创业的台湾青年传授、提出的吗?

    郑博宇:首先,就是“走出去、闯出来”。我们不能要求每个台湾人都走出台湾,但只要有人想走出来,我们就应该提供机会给他们,应该让想要了解外面世界的台湾年轻人知道,北京到底是什么样的,大陆到底是什么样的。我本硕博都在台湾,读博士做助教的时候带本科生,大陆的同学跑过来跟我说,他是从青海来的,台湾的同学问他是不是骑马上课。我带台湾的学生来大陆,都会提前办一个行前说明会。我告诉他们:“北京的地铁很方便,基本哪里都能到。”台湾的学生居然问我:“北京竟然有地铁啊?”我就说:“北京都办完奥运了,能没地铁吗?”因为台湾很少报道大陆的信息,导致大家对大陆了解很少,年轻人要有自己的想法,只有勇敢地走出台湾,才能认识一个真实的大陆,接触到大陆的市场,这也是刚才提到的“体验式交流”的意义所在。

    第二点,就是“接地气”。来到大陆的台湾青年,不要带着“优越感”来工作和创业,要更多地去交流、去沟通;更不要以在台湾时的思想与目光去衡量大陆。一位台湾学生向我抱怨说:“北京的便利店没有台湾多。”我就会问他:“大陆有快递、有外卖、还有支付宝等便捷支付,台湾有这么方便吗?”因为在资金与市场等方面,我们会与大陆的企业合作——这也是我们驿站里创业团队的工作模式。所以说,既然来到大陆,一定要学会融入与适应,这里是一个“打团体战”的地方,“孤军奋战”是没有出路的。

    最后一点要告诫大家的,来大陆创业不要冲着政府的补贴来。大陆出台的“一带一路”“京津冀协同发展”“互联网+”“大众创业 万众创新”等一系列经济发展战略布局,所有的目的都是为了能够更好地扶持青年人创业与发展。反观最近出现的骗人头骗补助的行为,毫无意义,甚至到最后会出现负债累累的局面,得不偿失。我们创业公社出现的目的是协助青年人创业,“协助大于补助”,只要你敢拼敢干,有思想有理念,我们会尽最大的可能提供“从政府政策到实际操作”全方位的帮助,实现每个创业青年的创业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