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旺龙:在京台商的“热心人”

2017年06月06日 文章来源:台声网 作者:闫俊文 字号:
 
    北京的4月,天处在寒暖交替之际,时不时会有料峭的寒风袭来。但在北京商业繁华地带五道营胡同,人头依旧攒动,时不时会有几张外国脸庞露出。约定的采访地点就在这五道营胡同的VA音乐餐厅,一位年轻人在和一位穿着台湾少数民族服饰的设计师在门口讨论规划,杜旺龙这位北京市台资企业协会副会长、东城区分会会长,情订奇缘国际婚纱摄影集团董事长,指着门口的年轻人对我说:“这里会进行重新规划,这是一个舞台,舞台的主角就是杨品骅他们那几个年轻人,我们这些老台商只是捧场的观众,也请你们多多宣传。”原来为了帮助圆台湾青年的创业梦,杜旺龙联合几个好友特地盘下这个音乐餐厅。
 
    而这仅仅是杜旺龙庞大“助人”事业的冰山一角。曾经有台商半夜给他打电话,请他在北京的医院帮忙“找人”;也有远在河南的学校给他写信,寻求解决被台湾父母遗弃学生的问题;甚至有台湾的父母特地来北京找他,给在大陆意外死亡的儿子“一个说法”,不一而足。目前杜旺龙更多把精力投入到协会公职的工作中去,他说:“自己创业走过许多弯路,交了许多‘学费’,不想让来北京的年轻台商重蹈覆辙,也不忍心看到台湾乡亲落难而不伸手。”
 
 
杜旺龙与杨品骅(右)
 
“初心不改”的商业雄心
 
    2014年后,杜旺龙的名片上,多了一个“喀啦喀啦”的商标。这是他自创的台湾特色餐饮品牌。他计划利用大陆京津冀一体化战略,再创一个行业的辉煌。虽然已经有“呷哺呷哺”珠玉在前,但杜旺龙还是希望能够将更多台湾元素的东西推向大陆,而民生行业则是最好的“抓手”。
 
    1993年,美术老师出身的杜旺龙经过多次考察,决定到北京试水婚纱摄影行业。然而,正如所有创业故事标签上所标记的那样,遇到的无不都是艰苦、困难、碰壁。杜旺龙也不例外。由于第一家门店是在北京最繁华的王府井大街开设的,租金很高,杜旺龙不得不白天跑业务,提高知名度;晚上自己动手做婚纱,一遍遍改样。为了节省开支,他有5年多时间睡在办公楼楼梯的平台上。不懈的个人努力,加之独具台湾风情的婚纱风格,专业、精良的服务,杜旺龙终于在北京立下脚跟。
 
    正当杜旺龙要大展拳脚之时,却遇到了“情订奇缘”创建以来的第一个危机。1998年,北京王府井大街改造工程严重影响到了摄影店的营业。“那是我们最艰难的时候”,杜旺龙回忆说。每天晚上的睡眠,都是伴随着轰鸣的机器声和嘈杂声进行的,不能入眠的杜旺龙就开始思考对策,寻求解决方案。杜旺龙明白改造工程不是一朝一夕的,自己必须转变思路。当时,又恰逢赶上大陆的婚纱摄影业也在兴起,同行之间的竞争加剧,这让率先布局大陆婚纱行业的杜旺龙有了深深的危机感。“情订奇缘”面临着严重的生存与发展危机。
 
    在这种情况下,杜旺龙不惧压力与挑战,一方面,面对老店经营困难,适时调整业务经营模式,采用“多点开花、多面结果”的策略,在北京市中心连开几家分店。另一方面,推出更加人性化的婚纱摄影服务,从音乐、婚纱、摄影、后期等给予顾客周到的“一条龙”服务,甚至杜旺龙自己也会亲自参与重点婚纱摄影企划讨论,他说:“自己很喜欢和年轻人讨论策划案,新与旧的交锋才能创造经典。” 
 
    经过20年的打拼,到2013年,“情订奇缘”终于在业界崭露头角,从一家门店发展成为跨越8省市的集团,取得了巨大成功。照理,成功的他该“喘息”一下,然而,杜旺龙并没有停下脚步。此时,他已被选为北京市台资企业协会副会长,一方面他将精力投入到协会公职工作中去,另一方面,又开始试图进军新行业的“新图景”。
 
    2014年,年过半百的杜旺龙决定进军餐饮行业,他开玩笑说:“这次我们走的是农村包围城市的道路。”他初期的目标就选择在北京周边的河北省。“随便占领一个地区市场,便能造就一个行业奇迹。”当年5月,“冰块与杯子碰撞的声音”品牌“喀啦喀啦”正式落户河北石家庄,开启了杜旺龙事业的新版图。
2015年,杜旺龙率领初创的“喀啦喀啦”团队到呷哺呷哺集团“取经”。呷哺呷哺集团董事长贺光启亲自接待。杜旺龙说:“开设餐饮品牌,必然要像成功品牌呷哺呷哺学习先进的经验,毕竟我们是‘后辈’。”杜旺龙回公司之后,还特地向创业团队表达了“要创建独属于‘喀啦喀啦’自己的美食文化”。
 
    截至2017年,“喀啦喀啦”在河北石家庄和邯郸有超过13家门店。杜旺龙说:“我们的根在大陆,当然希望这个‘根’扎得更深,更广。”
 
 
2014,“喀啦喀啦”第一家分店在河北石家庄开业运营
 
在京台商的“热心人”
 
    杜旺龙在4月11日举办了一个在京台商律师咨询会,作为北京台协副会长,他希望在京台商不仅要融入大陆经济,而且要熟悉大陆法律。初到北京创业时,杜旺龙也因为一些常识性的低级错误,比如触犯《广告法》一个简单条款,杜旺龙曾被罚几万元,甚至身边一些台商仅仅因为触犯一些常识性的法律条款而遭受巨大损失,他就觉得“不值得而且心痛”。
 
    1996年,杜旺龙入职北京市台资企业协会,一进会就是副会长。“受宠若惊,责任重大”,这是杜旺龙初担当公职的心理状态,尽管处在事业的初创时期,但杜旺龙还是带头组织台商学习法律、熟悉大陆规则等活动。 
 
    在北京创业的很多台商,不少聚集在东城区,杜旺龙的“情订奇缘”第一家门店就在东城区的王府井大街。为了给东城区的台商更好地提供细化、专业、有针对性的服务,2012年,杜旺龙联合其他台商向北京市台协申请发起成立东城台商服务处。“那时候起,东城区的台商就正式有了‘家’,这个家有了固定的地址,在北京的台湾人都可以来寻求帮助。”2015年,服务处升级成为北京台协东城分会。
 
    2014年,在北京辛苦打拼8年的台商罗先生春节过后突患重病入院治疗,被诊断为罕见疾病,但因为罗先生在台湾的健康保险没有续缴,在大陆也没有商业保险,高昂的医疗费用让这一家庭陷入困境。杜旺龙在微信平台得知这个消息后,他与张文珍及台协工作人员立即前往医院慰问,并组织发动了此次名为“我们一家人”的爱心捐款,短短3天时间,就筹款近30万元。随后上海、广东、香港的台商也行动起来,或直接捐款,或义卖捐款,最后累计捐款超过150万元。在此次爱心捐款活动结束之后,他利用剩余的钱款成立了“急难救助基金”,分别为天津滨海新区爆炸、2016年南方水灾等灾难提供了捐助。
 
    杜旺龙经常会接到全国各地的电话。有一次,正在天津考察的他,晚上10点多接到一个河南的电话,说有一个台湾的10多岁的小孩被父母遗弃在河南。杜旺龙虽然有点疑惑对方是怎么联系上他的,但还是把一系列的流程告诉对方。后来经过了解才知道,对方也是通过朋友层层推荐,最后找到了杜旺龙。还有一次,一位大陆出差的台湾人意外猝死,台湾的家属有点“不依不饶”,当地政府没有办法,也找到了杜旺龙。“他的办法多,台湾人都相信他。”这句话,已经成为台商圈有应急事务的口头禅。
 
    坐在旁边的杨品骅说:“杜会长几乎已经成为在京台商甚至大陆地区台商圈的标识,有困难找他,只要不是特别大的困难,他能解决的都会帮助解决。”
开启台湾青年大陆创业新模式
 
    杨品骅是出生于台湾花莲县的少数民族阿美族群青年,从小喜欢自己的文化,喜欢唱歌跳舞。2012年,杨品骅参加了北京台商组织的前门大街活动,并认识了活动组织者之一的杜旺龙。在杜旺龙的邀请下,杨品骅组织台湾少数民族青年成立漂流木艺术文化团,连续参加了5届北京地坛庙会。来往北京的次数多了,杨品骅萌发了到北京创业的想法,一时间,“在北京开一个台湾少数民族风格的主题餐厅”,成为杨品骅的奋斗目标。
 
    2017年2月,杨品骅正式接手了位于北京五道营胡同的VA音乐餐厅,杨品骅计划将其改造成为具有台湾少数民族风格的音乐餐厅。而为这个梦助力扬帆的就是北京台商圈颇具威望的杜旺龙与张文珍。
 
    杜旺龙时常对杨品骅说,创业就要不怕艰辛,不怕走弯路,不怕交“学费”。“每一个人创业的基点不一样,但只要有恒心、有毅力,不怕苦和累,即便受些挫折困难,走一些冤枉路,最终一定会成功的。创业没有捷径可走,认准就要坚持下去。”杜旺龙认识杨品骅有5年时间了,在他的眼睛里,这个年轻人比一般台湾年轻人更能吃苦,也更愿意低下姿态来。他开玩笑说:“和他相处了5年多时间,觉得他挺可靠的,也有能力。”
 
    他一直在寻求帮助台湾年轻人在民生行业的创业。因为在他看来,IT、科技等行业的创业太过局限,专业性太强,他希望可以让更多年轻人进入民生行业,操作性强,门槛低,但唯一的问题就是缺少机会,也缺少一个让年轻人自我支撑、自我发展的成熟模式。
 
    为了探索适合的模式,杜旺龙曾先后投资过台湾青年不少人,曾尝试过美容美发、教育等行业,但都因为种种原因没有收到良好的效果,唯一仅存的幼儿园项目现在已经更改校名。但杜旺龙没有放弃投资台湾青年人,总是在不断地总结经验。他揶揄说:“我们虽然有经验,有资金,但是却老了。台湾青年有精力、有干劲,但是缺少资金,我们可以双方互补嘛。”
 
    在杜旺龙看来,帮助青年创业也是一种投资,一种商业行为。杨品骅认为,台湾青年可以以经营管理作价入股,再联合其他台商投资掌握所有权,再按照商业的规则运用方式让台湾年轻人创业,这样才会更具支撑、更有持续发展的可能性。“杨品骅模式”就是杜旺龙在推进这一理念的“实验项目”,他希望这个模式成功之后,可以让更多台湾青年人有机会来大陆创业。
 
    杜旺龙说:“以后你们还是多多采访年轻人,他们要比我们更有活力。”他给我引荐的这位杨品骅,一米八几的帅气青年,头上戴着台湾少数民族的围巾。杨品骅告诉我,他很感激杜会长提供的机会,他计划下一阶段会引入更多台湾少数民族的年轻人参与进来,以后会开第二家、第三家餐厅。
 
 
杜旺龙率领“喀拉喀拉”团队参观“呷哺呷哺” 
 
台商在两岸融合发展中“大有可为”
 
    杜旺龙已经把大陆当作自己的家了。在他的眼里,大陆不仅是一个让他取得成功的市场,更已经成为他精神家园的寄托,甚至“下意识就会首先为她所思所虑”。在一些政策的呼吁上,虽然杜旺龙的出发点是为广大在大陆的台商谋便利,但他说:“台商是两岸之间融合发展的最大产物,台商与两岸关系之间是一种荣辱与共的关系,台商应该为两岸关系发展做更多事情。”
几乎每一次杜旺龙代表北京市台资企业协会参加全国台湾同胞投资企业联谊会的会议时,他总会强调一点,在大陆,台商的企业数量达到了9万多家,这是一股非常庞大的力量。台商是游刃在台湾和大陆之间最为特殊、最有影响力的群体,一方面,台商事业在大陆,另一方面,他们的亲戚关系都在台湾岛内。这几年大陆持续为台商提供了许多更为便捷、便利的政策,已对岛内的台商亲属产生了影响。
 
    杜旺龙希望在大陆的台商不仅仅“赚大陆的钱”,更要尽一份社会责任。所以每一年的重阳节,杜旺龙都会率领北京市台协的工作人员去慰问社区老人。他还给“希望工程”捐款助学,发动在京台商捐款建设公益学校等等。
 
    杜旺龙时常在工作中接触台湾年轻人,“创意有余,稳重不足。”这是他对目前台湾年轻人的评价。目前大陆鼓励台湾年轻人到大陆就学、就业和创业。但是杜旺龙说,就业和创业的过程不是一蹴而就的,而是循序渐进的艰难过程,毕竟大陆和台湾的商业环境、政策规定有很大不同。如何在台湾青年与大陆市场之间做到衔接,让创意十足的台湾青年得到发展的机会。在杜旺龙的设想里,除了政府,广大台商更应该成为两者之间的桥梁,为台湾青年提供政策引导、商机创造甚至直接参与投资创业。杜旺龙笑着说:“大陆既是一个孕育梦想和商机的沃土,也是一个竞争激烈的市场,杨品骅也是坚持了5年才有机会实现自己的梦想的。”
 
    采访结束时,已是下午4点,餐厅开始放音乐,都是杨品骅团队翻唱的歌曲,里面既有台湾少数民族特色的歌曲,也有大陆摇滚音乐“教父”崔健的歌曲。五道营胡同的人潮开始涌动,空气里开始弥漫繁华夜市的躁动气氛。餐厅外的阳光略微有些晃眼,杜旺龙走到门口,戴上墨镜,整了一下西服的领口,临别握手时,他说:“其实市场的力量比起政治更加浑厚深远,就像杨品骅在这里经营音乐餐厅,他必须将台湾元素和大陆元素结合起来才能吸引更多来客。当前台湾经济江河日下,大陆经济蒸蒸日上,市场资源的流动会让民众站到经济繁荣的一方,这是任何力量也改变不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