倪朝龙 台湾著名版画家

2017年03月22日 文章来源:台声网 作者:钟邰文 字号:
 
 
    倪朝龙,台湾美术馆咨询委员、“国父纪念馆”咨询委员、台湾勤益科技大学艺术鉴赏兼任教授、台中市文化艺术发展审议委员、台中市美术教育学会荣誉理事长、台湾中部美术协会荣誉理事长、台湾版画学会顾问、台湾油画学会常务理事。   
 
    衷于艺术创作、毕生投身于教育领域的倪朝龙,在艺术之路上行走了整整六十载的光阴,不仅版画、油画成就斐然,作品获誉无数,更深耕艺术教育工作,扶植无数艺文界菁英。为推广地方艺文不遗余力,数十年来带领台湾中部艺术家戮力推展艺术文化,为台湾中部美术史写下辉煌的一页,也造就了一段“百年树人”的艺术人生。
 
光芒初绽 脱颖而出的绘画才华
 
    1940年,倪朝龙在台中市中华路、中山路口的一家金饰店出生,除了北上读师范及后来到日本留学离开台中的时间较久之外,77年来,成长、求学、教书、创作都在台中。退休后住在北区笃行路巷内的一栋透天厝,除了带领美术界,为地方艺术文化的推展而忙碌外,仍忙着写书、编辑期刊、兼课、评审、画画,一点闲不下来,是道道地地生于斯、长于斯、一生奉献于斯的艺术家、教育家。
 
    倪朝龙的老家在著名的中华路夜市头上,父亲倪罔度开的虽是令人羡慕的“金仔(金饰)店”,但倪家有9个孩子,7男2女,食指浩繁,当时的金价又都由当时国民党政府在控制,家境并没想象中的好,倪父夏天还要兼着卖冰,贴补家用。在兄弟姊妹中,倪朝龙排行老四,从小最会读书,离住家最近的是早年有“贵族学校”之称的台湾台中师范学院附属小学(简称台中师范附小),全台中市就只有这所小学入学需要考试,而且很难进,考的是智力测验和体能,录取率仅十分之一,倪家的孩子也只有倪朝龙一人考上,全家都以他为荣。
 
    倪朝龙从小就写得一手好书法,1953年进入台中师范附小,碰到一位热爱艺术的校长张锡卿,张锡卿雕塑、美术、书法都很好,特别在书法上传授倪朝龙技法,奠定他的书艺基础。溯其接触艺术之初,应是自小即有所源,因为其父亲从事戒指、项链等金饰设计、镶制。孩子们也大都遗传到了父亲的巧手艺及鉴赏力,在倪朝龙家族内有很多艺术家,倪朝龙和倪玉珊父女、老二游朝辉、老六倪朝海和侄辈游昭晴、游正义都是从事艺术行业的名家。
 
    小学时期除了爱好书法,倪朝龙更喜欢拿起画笔随意勾勒涂抹,这成为他儿时最大的兴趣。当时张锡卿网罗了诸多各领域的一流师资,其中美术方面有“胶彩之父”林之助的头号弟子黄登堂,黄老师见倪朝龙对画画颇有天份,便给予特别指导。四年级时,倪朝龙初次参赛就一鸣惊人,以一幅《过新年炊粿》得到全省学生美术作品展览(简称美展)的第一名,在一次又一次的比赛中,他为母校抱回无数美术、书法比赛的奖状奖牌。倪朝龙能画,功课也好,初中顺利考上当地名校——台中一中。
 
学而不倦 不断求索的艺术之路
 
    初中毕业,家人希望倪朝龙读公费又能有老师“铁饭碗”的师范学校。本着对美术绘画的兴趣,另一方面也为了减轻家里的负担,倪朝龙决定报考台湾唯一有艺术科且有公费补助的台北师范学校。当时全省9所师范学校,就只有台北师范学校设有美术、音乐、体育等专业科系,倪朝龙从小向往当画家,也如愿考取台北师范学校艺术科。倪朝龙说:“当时台北师范艺术科的主要目的是要培养小学的美术老师,因此国画、素描、水彩、劳作、工艺等项目都要学,那3年的求学过程影响我很大。”从台中负笈北上,4个半小时的车程,不仅通往下一个求学阶段,更从而开启了他艺术创作与教育兼容并蓄的传奇人生。
青涩的离乡学子,当时全然沉浸在专注的学习环境与艺术的氛围中,与其他人课后闲暇逛街、看电影的娱乐不同,倪朝龙不变的日常,就是绘画。在一中期间,倪朝龙的水彩、版画、油画等艺术创作逐渐崭露头角,多次入选台湾省美展、全省学生美展,更连续三年获选台湾中部美展特选第一名,许多重要大奖也逐一获得,让人不由得赞叹倪朝龙过人的艺术才华。
 
    台北师范学校毕业后,倪朝龙受到当时台湾笃行小学校长邱淼锵的极力争取,应聘回台中任教,先就职于笃行小学,后又应聘到台湾私立育仁小学。
“艺术创作始终是我的第一生命。”对负责认真、热心公众事务的倪朝龙来说,在艺术教育上虽然存在着热忱与使命,教职也提供良好的待遇,但却未尝不是一种“束缚”,使他的绘画生命为冗多的旁骛所分心。他认为人要不断成长,应该要再进修,因而在育仁小学任教届满20年、他49岁那年,毅然辞去教职,离乡远赴日本国立兵库教育大学攻读艺术教育硕士学位。
 
    倪朝龙表示,在日本的3年研究生涯,是人生重要的转折点,除了汲取新的相关艺术知识外,也空出了时间得以进行发想与创作。过去风格比较粗犷的木版画,在接触到日本浮世绘、水印版画后有了转变。另外,其毕业论文主题《大专院校美术科系的设置与研究》更是涉及教育法规和台湾未曾执笔过的研究范畴,无论在美术创作或艺术教育理念上,都有了不同的诠释。
 
    从日本学成归来后,倪朝龙继续投入于教职工作,先后担任台中教育大学美教系教授暨台中教育大学实验小学校长、亚洲大学教授兼主任秘书,同时也担任各级美展评审委员,以及台北美术馆、高雄美术馆、台湾美术馆典藏,出版专书、撰写艺文史料。在台湾中部美术协会理事长任内,致力整合地方文化艺术力量,举办台湾中部美展,鼓励年轻人创作不遗余力,凝聚出中部艺术家的向心力与使命感,贡献良多。
 
杏坛长青 艺术教育的师表典范
 
    倪朝龙非常热爱教学工作,前后服务过6所学校,最久的是育仁小学,也因教儿童画闻名。不过,倪朝龙的教育生涯并非从美术起家,反而从棒球教练展开,这是始料未及的。“当时在笃行小学什么都教,担任班级导师、科学展指导,甚至还当体育教练,但就是没教美术!”他笑道,这是一段难忘特别的经历,虽然曾带领着笃行少年棒球队勇夺全省冠军,但仍盼能回艺术本行,10年之后,应台湾育仁小学之聘,才正式步入艺术教育的起点。倪朝龙因学生家长推荐而到1968年刚创校的育仁,当时台湾还未实施9年教育,小学仍重视升学,倪朝龙先当班级导师,第二年起才专任美术教师,一直到1988年离开,整整20年间,大部分的育仁学子都被倪朝龙教过,包括当时台中市长林柏榕、议长林仁德及副议长郭晏生、教育局长蔡瑞荣等名人的孩子。
 
    后来台湾当局开始实施9年教育,也正是台湾儿童绘画教育起飞的时候,在育仁小学任教期间,他悉心传授美术理论与实作发想,不仅让育仁成为台湾知名的艺术小学,所指导的学生在海内外儿童画展更是屡传捷报。倪朝龙甫到育仁第二年,就教出世界儿童画展冠军的好成绩。1971年,倪朝龙指导的小朋友更勇夺意大利世界儿童画展金牌奖,第二年再度蝉连佳绩,倪朝龙一炮而红,声名雀起,随后又陆续在韩国、日本、美国等地举办的世界儿童画展中都拿到金牌奖,更在全省学生美展缔造全部6个第一、育仁包办4个的空前记录,而且都是倪朝龙所指导的学生,真不愧是名师出高徒。倪朝龙指导的学生得奖记录至今无人可破,其令人惊叹的艺术教育成果,在杏坛上叱咤风云,金字招牌至今依然晶亮。
 
    倪朝龙半百之龄,仍亟思上进。1992年,倪朝龙在两位重量级画家林之助及吕佛庭的力荐下,进入台中师范学院服务,先在实习辅导处担任研究组组长及地方教育辅导,后来才转到美术系。1997年,他以副教授的身份兼任台中师范学院附属小学的校长,达7年之久。2003年,倪朝龙再受聘到甫创校的台中健康管理学院,出任通识教育中心主任、图书馆长、主任秘书等职,学校后来改名亚洲大学,他更是第一个升格的教授。2008年,因届龄才为近半世纪的教学生涯画下句号。
 
    如今,倪朝龙已古稀高龄,还每个星期留一天站在讲台上,为的就是为这一代沉浸于艺术世界的孩子继续掌一盏明灯。2015年他荣膺台湾当局教育部门颁发的教育奉献奖殊荣,可谓实至名归,发表获奖感言时他说:“我念念在兹的还是‘教育’。”
 
钟情版画 佳作频出的多面风格
 
    倪朝龙在整整一甲子的创作生涯中,艺术风格也历经不同阶段,对艺术的追求不设限,曾尝试过各种表现媒材,包括水墨、水彩、油画、版画等,倪朝龙的油画创作,擅长运用鲜明强烈的色彩、豪放利落的笔触,以及饱满活泼的张力,型塑出个人风格。不过他成就最高的、最为人所称道的则是版画,作品曾获第一届国际版画展、日本IFA国际美术展、台阳美展、全省美展等大奖。
其版画风格历经5个时期的演变:
 
   (1)萌芽期(1958年至1968年)。就读台北师范学校艺术科时师承周瑛,以传统木刻版画技巧,从古老的乡村景物、名胜古迹找寻题材,在坚硬的木板上,一刀一刀刻画出他对木刻版画的忠贞和坚持。
 
   (2)发展期(1969年至1979年)。在台中任教时期,一方面致力儿童美术教育,一方面埋首创作,木刻版画有现实题材或历史陈迹,也有乡土的、宗教的主题,运用油性或水性油墨套印,画面呈现厚重感与韵律感,线条凌厉、刚劲,刀味十足是此时期作品的特色。
 
   (3)革新期(1983年至1994年)。1973年,台湾著名版画家廖修平在台湾各地教授版画新技法,当时在小学教美术的倪朝龙,也发函通知所有画家,聚集在省立台中图书馆,请廖修平示范讲解铜版腐蚀的制作及绢印版画的制作过程。此后其画风受到影响而开始转变,他不断尝试绢印、石版、铜版与木版混合使用,丰富了他的创作色彩与艺术生命。在日本留学期间,私学于黑崎彰教授,版画制作逐渐转换成水印版,表现也较前更精致、细腻。在长久以廖修平为主流的版画界,1975年,倪朝龙以一幅结合观世音与民俗节庆内容的“观自在”作品,获得台北市美术馆奖,享誉全省。1987年台湾当局开放大陆探亲后,倪朝龙的创作灵感指向大陆的名山大川古剎,他惊叹故国山河之美,用刻刀和画笔“记录”内心的激荡。由此获得新的启发。
 
   (4)水印版画创作期(2001年至2004年)。2000年,他为结合中国传统的版画技法、在日本所学习的浮世绘技巧加上自己的创意,远赴河北省成立个人工作室,历经5年时间印制其年画与五套宗教系列创作,陆续完成15000余张刻工细腻、加上名家落款、色彩华丽而不俗的版画。这一时期,他还深入年画产区及敦煌石窟探访,基于个人对木刻版画的坚持,希望能以中国传统文化作基础,融合现代版画的理念和技巧,创造当代的版画面貌,因此投入极大的心力与体力,创作年画、佛画、慈悲、敦煌之美等系列的版画30余幅。
 
   (5)水印版画实验、再创作期(2005年至今)。此时期是画家个人创作探索也是另一绘画生命的再生时期。现代手法与后现代的视觉呈现,同时保留中国传统的风味;画面的结构张力、震撼力加大,更给人无垠的想象空间。
倪朝龙的版画创作,是从木刻版出发,间亦尝试石版、铜版、网版、绢印及混合版,最后再回归到繁琐度最高的木刻版。他的刀法或细致、或粗犷,非常独到,各种题材,无论是风景、乡土人物描写,或心灵宗教的诠释都能充分表达,因而作品享誉世界。他亦曾积极投入木刻版画的推广工作,在台中市文英馆的版印工作室教授成人版画,但在文英馆交由台湾体育大学接管后,便告中缀。
               
艺坛巨擘 重视推广的艺术情怀
 
    倪朝龙在教学、艺术创作之余,为台湾中部艺坛推展艺术文化亦是不遗余力。林之助教授创立60余年的台湾中部最重要美术团体“中部美协”,在林之助担任理事长的35年中,倪朝龙是其间最得力的总干事,一肩挑起整个协会的大小事务。于第35届到第42届担任理事长,第58届(2006年)再度担任理事长,一直到2016年办完第63届美展,才以77岁高龄交棒。这期间每一届美展他都做得有声有色,结合企业设立《收藏奖》、奖掖拔擢画坛新秀,美展收件数量甚至不输给全省美展。倪朝龙更于1998年创立台中市美术教育学会,结合美术教育工作者推动各项扎根基层的美术活动及比赛。
 
    在致力于台湾中部艺坛发展的同时,倪朝龙不忘推动两岸艺术交流。2013年,“中部美协”举办展览在北京进行历史性展出。10月,应中华全国台湾同胞联谊会的邀请,台中文教基金会协办,台中市文化局叶树姗亲自率团到北京展览,开幕展当天冠盖云集,光是媒体就到了40多家,广获北京文化界瞩目,并给予高度评价,完成了一场恢弘且成功的两岸文化交流。
 
    2015年3月,应江苏常州工学院之邀,倪朝龙与黄嘉胜理事率队到安徽宏村、南屏等5个古老村落与江苏省无锡市西塘村等地采风、写生,以及进行学术交流。12月7日在台湾中台科技大学举办《安徽水乡民居艺术创作展》,与该校师生、民众分享创作心得,对美术教育推展发挥正面实质的效应。同年8月,在合肥市的邀请下,由廖本生秘书长率团到安徽交流展出,不仅展现台湾艺术高度,也与大陆艺术界进行交流与学术研讨会,还参观了歙县老胡同文墨场、安徽省博物馆、刘铭传墓园等,增进了两岸民间交流。
 
    2016年1月,台湾中部美展上海首展于上海佛光缘文教会馆隆重开展,由黄嘉胜、陈金典、林慧珍3位理事率领会员16名主持开幕,多元的创作类别、题材与精湛技法深获好评。继协会第63届年度展后,又应厦门文博会邀请到厦门举办台湾中部精锐画家展,进行深度两岸交流。
 
    时至今日,倪朝龙退而不休,除了维持每个月1至2幅的木刻版画创作,仍热心于艺术文化的推广,为台湾艺术文化传承持续努力。谈到未来还有什么想要完成的事,他笑道,希望盖一间属于自己的美术馆,展出他一路走来的画作,以及过去以来收藏的名家作品。谈笑中,倪朝龙一贯温和且自信的态度,让人看见艺术家、教育家、收藏家3种身份的转换与融会,特别是对艺术的坚持与热情。对于艺术的炽热表现,多数艺术家付诸于创作,力图在稍纵即逝的时光轴中绽放出流星般的璀璨,然而,在倪朝龙的艺术生命中,从创作、教育乃至于艺术环境及地方文化的整合与推广中,却形成了一股潮流蔚为长青,在艺文界稳立无可取代的历史地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