柯文哲被“监听”案渐明 泼污水没用

2014年12月19日 文章来源:中国台湾网 作者: 字号:

  台北市长候选人柯文哲办公室日前疑遭窃听案,媒体透露台北地检署有最新的侦办发展。检方声押两名涉嫌偷接窃听线路的征信业者,另也将柯文哲阵营幕僚彭盛韶以涉妨害秘密罪由证人改列被告。尽管案情目前尚未完全厘清,但是可以肯定的是,柯文哲办公室疑遭窃听案与同为台北市长候选人连胜文阵营没有任何关系。

  然而回顾整个窃听案发生的经过,就可明白看出柯阵营自开始即将此案导向连阵营在暗中搞鬼,不仅挑选在半夜开记者会,并表示找到了两个监听器,甚至影射执政的国民党利用“国家机器”在监听柯文哲。提出诸多指控的目的,就是希望可以污名化国民党,让选民将监听案与白色恐怖联结,以利争取选票。

  如今依据检方初步侦办讯息,排除了连阵营涉案的可能性。不过,柯营不但没有为刻意误导舆论走向而道歉,还极有默契地与绿营配合演出,要检方“循赃物追案情”。柯营与绿营“立法委员”所指的“赃物”,不是窃听案现场留下的音源线,也不是掌握到窃听的器材,而是连营总干事蔡正元所谓的“机密资料”。兜来兜去还是质疑柯阵营办公室被窃听。

  就媒体披露的资讯,窃听案是征信业者林俊宏,为了能迅速制造遭监听假象,在一楼的电信箱,直接拔取中兴保安线路的两条分叉线动手偷接线,导致保安连线讯号异常。中兴保安派人查看时,发现林俊宏与吴德义、柯办政策部幕僚彭盛韶于一楼,形迹可疑;而林俊宏是在专案小组出示证据情况下,因无法自圆其说,才决定认罪。

  问题是征信业者为何要迅速制造遭监听的假象呢?如果没有需要,或者没有被教唆,试问征信业者为何要如此做呢?如今柯阵营人士却又要将焦点导向“蔡正元的‘机密资料’从何而来?”没说出来的潜台词是,蔡正元究竟用什么方式窃听到的?即使没有掌握任何窃听证据,也要在媒体前将蔡正元塑造成为窃听案的主谋,以便为柯营选举加分。

  这也就难怪柯营发言人简余晏要表示,柯营发现窃听线材时,是以被害者身分报案,如检方要扣帽子给被害者,需要证据和理由;柯营总干事姚立明更表示,希望检察官要依法侦查,保持行政中立,不该把错误讯号传递给社会,想在政治上传递什么;也呼吁检方应严格拘束有关人等,别干涉选举最后阶段。

  台湾《中央日报》网络报发表评论说,如今化身为正义使者的二人,却是在发生疑似窃听案、检警尚未介入侦办时,就率先大喇喇地对外宣称找到两个窃听器,以及捧着笔电说发现用于窃听的老鼠尾,并欲诬指窃听案系由蔡正元和连营主导。尤其是过去绿营经常利用选前奥步来赢得选举,再加上征信业者是柯阵营找来的,连阵营怀疑窃听案是“自导自演”,有什么不合理吗?

  民进党“立委”管碧玲针对检方声押两名涉偷接窃听线路的征信业者指出,目前案情仍未厘清,连营见猎心喜没有好处。姑且不论连阵营是否有见猎心喜的感觉,仅以窃听案发时柯营的媒体操作手法而论,若是柯营在当初疑似窃听案发生时没有见猎心喜,大张旗鼓开记者会说明,如今会落得灰头土脸吗?

  偏偏曾经见猎心喜的柯阵营的相关人士,现在却跳出来要别人不要见猎心喜。“宽以待己、严以律人”的标准着实令人叹为观止。若是将来的市府团队成员都是以“宽以待己、严以律人”的态度施政,试问台北市民还会有好日子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