柯文哲是超越蓝绿还是算计对手?

2014年12月19日 文章来源:中国台湾网 作者: 字号:

  【前言我们知道,想战胜的人总是选择于己有利的战场来决战。军事家有谋略是件好事,政客有谋略对他自己当然好,对选民好不好是另外一回事。超越蓝绿对整个台湾有必要,目前台湾民众也都希望超越蓝绿,但是民进党从没在绿大于蓝的地方喊超越蓝绿,柯文哲在没有摘清和民进党的“契约”之前,只是在台北市这样一个蓝大于绿的选民结构下,喊超越蓝绿,这种选择战场的嫌疑类似于一种算计,因为在台北这个战场上,喊超越蓝绿比别人有利。

  再过几天就是台湾“九合一”投票日了,各地候选人都卯足了劲冲刺,但其中仍以台北市市长选举最受人瞩目。台湾《中央日报》网络报26日发表社评文章说,柯文哲在台北市举起超越蓝绿之大旗,可以说是由于台北选民结构之必然。

  首先,台北市的选民结构,一般认为是蓝大于绿。最常被人引用的例子即是陈水扁当市长时,支持度与满意度皆高,却仍不敌仓促成军,代表国民党的马英九。其次,从大环境来讲,朝野选民对于政党恶斗比以往更为痛恶,这样的大环境刚好是柯文哲可以善加利用的机会。第三,台北市的选民素质比较高,中间选民比较多,理性的诉求可以打动这些选民。

  从台湾的现实来看,台湾真的有必要超越蓝绿,否则今天你扯我后腿,明天我扯你后腿,台湾就只能原地踏步,无法前进。柯文哲高喊蓝绿和解,我们肯定其用心,也愿意相信他是讲真话。但我们看看他的支持者,仍然不乏深绿的言论与行为,甚至于可用卑劣来形容。我们认为,柯文哲的超越蓝绿,应该是以他的支持者为主要对象,至于蓝营,则应是次要对象。在这场选举中,我们希望柯文哲能够更深入的教育深绿的选民,大家一起超越蓝绿。

  长期以来,民进党就一直在运用分化蓝绿的策略,我们看民进党在其它地区的选举,也不曾高喊超越蓝绿,我们也从不闻此言出自民进党主席蔡英文之口。换言之,超越蓝绿只限于蓝大于绿的台北市,仍然不是民进党的主流价值。

  换句话来讲,只在蓝大于绿的地方高喊超越蓝绿,有选择战场之嫌。

  台湾《联合报》昨日黑白集一针见血地指出,柯文哲的选举,可谓是历年来绿营最团结的一次,甚至可为柯文哲而隐藏起民进党的旗帜。民进党市议员候选人,几乎人人将柯文哲的照片与自己的一起放在海报上,而柯也为民进党候选人站台。柯与民进党皆知,绿的还是绿的,他们要的只是蓝的选民认为投柯一票不是投民进党。

  台北市的蓝绿问题并不在台北市本身,而在台北市民对事关台湾大局与前景的蓝绿路线抉择更为敏感。但当台湾陷于中韩FTA引爆的政经危机之时,柯文哲仍将选民的眼光聚焦在台北市一隅。

  柯文哲在MG一四九账户规章中,使用了“洗钱”二字,但不接受外界对“洗钱”的质疑;在与民进党关系中说过“契约不是这样签的”,却不接受外界对“契约”的质疑;他自己可说“窃听”,但不接受“栽赃”的质疑。他可“超越”别人,但他不愿“超越”自己。

  柯文哲若赢得选举,开票当日即可感知这绝不是什么“超越蓝绿”的果实,而其实是精明操作下绿营及民进党的胜利。柯文哲在选季说“在野大联盟”,尚可视为选举策略;但他否认在若当选后会有“执政大联盟”,则是根本违反了政党政治的常轨。柯文哲的“绿骨白皮”有其本质上的辩证矛盾关系,恐怕终有难以为继之日。所谓“超越蓝绿”是将民进党推到幕后隐身一下即可宣称的吗?

  柯文哲即使讲了真话,但在民进党的大结构下,真话似乎仍然是神话!不管柯文哲是赢是输,既然踏上了政治这条路,我们希望柯文哲能够用其余生为超越蓝绿而努力,至少把真话留在自己人生的纪录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