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中医药大学二年级台生傅荠萸

爱上中华传统医学的街舞女孩

2016年03月04日 文章来源:台声网 作者:程朔 石东岳 字号:

傅荠萸

街舞、中医,一样是近年舶来的新鲜洋事,一样是千年传承的传统文化;那个要节奏火热、大汗淋漓,这个要清静无扰、心如止水。把这样两个词汇绑定在一起,这么任性!是要闹哪样呢?

有一个90后女孩,她偏偏把那么一文一武、一中一洋的两样事物放在一起,而且绝无违和感!她现在北京中医药大学学习中医专业,成绩优秀;她是学校街舞社团的成员,经常被邀请演出。

傅荠萸,上大学前一直在台北学习生活。2013年,用在台湾参加联测的成绩,申请到北京中医药大学就读中医专业。荠萸的父亲是一位教师,母亲也是一位普普通通的上班族,姐姐已经大学毕业,现在台北一家研究机构供职,妹妹还是一名高中生。关于荠萸到北京学中医,父母的态度很开明,“不管怎样,她自己喜欢就好”。

为补健康学中医

“我之前并没有中医药方面的家传啦、朋友影响啦,只是到了要考大学选专业的时候,才自己想到就读中医专业的。”傅荠萸告诉我们,上中学的时候,因为台北夜市很丰富,所以就经常逛夜市,又熬夜、又吃很多小吃。高中毕业那段时间,想到中医比较讲究调养身体,因为要为自己“补健康”,就作出了学中医的决定。

荠萸觉得,医学方面,台湾相对西化多一点,那儿的大学虽然有中医专业,但都是在一所综合性院校中开设一个中医学系而已。而在大陆,不少城市都开设有像北京中医药大学这样的专门学府,里面的院系、专业都是跟中医药有关,在这样的院校学习,是能够获得更加丰富、更加专业的教育训练,这会让自己在日后的工作求职中更具有优势,所以她又决定了到大陆学中医。

到了北京中医药大学,荠萸觉得自己的选择都靠谱!一是发现中华传统医学很有趣也很有用,二是发现这里的教学方式很对自己的胃口。原来,在北京中医药大学,每天早上8点上课,下午5点放学,老师在课上讲得很细致,也不乏引导学生自主学习的情况。而在台湾,更多是老师抛给你一个东西,引导你去做阅读、作报告什么的,更多自主学习。而且课时制度也稍过灵活。

荠萸现在最喜欢听方剂学老师的课。这位老师上课不用干巴巴的PPT,他会板书,在黑板上将每个方子都具体写出来,然后给学生们作解释、分享心得。“上这个老师的课,是不会睡觉的,因为一睡觉老师的板书和解释就会被错过了,有的老师就不一样啦,反正PPT在那里,一觉睡醒后用U盘去拷贝一份就可以了。”

一年多的课程下来,荠萸现在已经可以和同学练习着互相看病了。“同学间很多人都是先开药方给自己吃的,针灸也是先针自己,然后才会给别人开方,但一定是要跟对方讨论,两个人达成共识之后,看一下药,这个不行,再换下一个,大家都懂。”

荠萸观察到,台湾的病患还是到西医去诊疗稍多一些,她对两岸都有部分人不相信或误解中医的情况很不理解,“中医治病慢,这是错误观点,如果对症的话就会很快,比如我断了一条腿,我当然会去找西医解决,但我最近有的运动伤,就会请学姐学妹帮我针灸推拿,至于脱臼什么的,中医就可以直接复位啊。”

举了例子后,小姑娘很专业地告诉我们,中医学理论体系,源于长期的临床实践,反过来又指导实践,它通过对现象的客观分析,探求其内在机理,有“整体观念”和“辨证论治”两个基本特点。中医的治疗效果,与医生个人的医术、与患者具体的病情、与药物的质量以及其他多方面因素都有关系,不能简单评价。“我们并不排斥西医啊,我们也要学西医的课程,每学期最少一门,而且是必修课。”

谈到将来,荠萸表示毕业之后想到海外发展。她了解到,海外不少国家还是部分接受中医的,比如美国就可以有针灸师从事针灸治疗,而欧洲一些地方是可以在符合规定的情况下使用中药方剂的。所以,荠萸下一个靠谱的打算,就是主攻针灸推拿,争取将来能在国外执业。

喜欢街舞和篮球

荠萸与同学们的日常交往,除了在课堂上,还会在社团中。而这小姑娘在学校加入的社团,是以街舞的训练和表演为活动内容的。“街舞起源在美国,动作中有走、有跑、有跳,通过头、颈、肩、上肢、躯干等关节的屈伸、转动、绕环、摆振等动作连贯组合而成。我喜欢街舞,一是觉得它可以锻炼身体,二是觉得它会帮助自己性格更加开朗,三是发现它会帮助自己拓展交往。”

荠萸在这个团队中练习街舞的一个优势条件就是不怕受伤。由于街舞的动作幅度比较大,在学、练一些新动作时,甚至演出已经熟悉的动作时,舞者出现运动伤是家常便饭的事情。而荠萸和她的小伙伴们,恰恰都是学医的学生,其中又有专攻针灸按摩专业的兄弟姐妹,所以比起其他团队,这个集体中的成员,在练习动作时都会更少一些后顾之忧的。

练得好,自然就机会多了。如今学校有些什么大型活动,比如新年晚会啦、学校迎新生啦,都会找荠萸和她的小伙伴们舞蹈助兴。荠萸也通过街舞社团的活动和演出结识了很多朋友。“我们学校,除了公共选修课外,台港澳生和内地生都是被学校分开安排专业学习的,住宿方面,也大都是台港澳学生凑在一起,社团活动就不同了,我会和很多内地生在一起活动,这样的话,社交的圈子就广一些了,我其实觉得我们这些台生还是多与内地生打成一片才更好!”小姑娘的第一个大陆朋友,是东北人,荠萸觉得这位朋友很豪爽、很大气,两人现在就经常一起跳舞、办活动。

荠萸在台湾的时候,是很喜欢打排球的。她觉得打排球首先一个好处,就是可以塑造更好体型姿态。凭着一年多的理论学习,小姑娘的解说相当专业又不乏诙谐。“打排球时需要弹跳和移动,这样的有氧运动对塑造下肢和腰腹部的形态、对于心血管健康很有帮助。经常要起跳啊,所以自己就注意控制食量了,否则身体太重的话,跳不了多高就会坠下去了!”

荠萸眼中,打排球的第二个好处是能够培养打球人的团队精神。她说,“这项运动对于提高自己与他人配合的能力有很大影响,因为打排球最主要的一点就是不能漏接,球掉在地上就输了,所以队员间随时都在沟通和配合,不能有‘我接不到还会有别人负责’那样的想法,我们在场上都不会安静的,你总能听到‘我的、我的’的喊声”。

很可惜,到了北京中医药大学,荠萸发现这里不具备打排球的条件。不过她很快就开始与同学们一起打篮球了。“篮球和排球真的有很多相似的地方!”荠萸发现,篮球也是需要团队高度协调配合的一项运动,而且除了有着与排球同样的健身效果之外,还多了一样锻炼内容,就是身体对抗!这与打排球时,对手分站两边的情况大不相同。阻挡、跟随、闪躲,甚至肢体冲撞,篮球场上的对抗,更能培养自己的勇气、智慧以及豁达的心态。

街舞、篮球,都让荠萸的品性中多了很多阳光,这令小姑娘在社团、在班级中的人缘都非常好,像班上、篮球队设计挑选统一服装这样的事情,都是交由她来承担。

谁说学中医的都必须是老成持重的“范”儿!这位喜欢街舞的90后小姑娘,就将传统与现代、文静与激情集成在一身,并让它们相得益彰。

编辑:章涟漪
 邮箱:lianyi318@sina.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