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代作家有些人太聪明了!

2016年05月26日 文章来源:台声网 作者:郭枫 台湾著名诗人、散文家 字号:
    “当代”文学的成就,很难赶上“现代”文学;当代文学作家的气象,很难比得上现代作家;当代文学生产了各种各样的名家,却出不了一位真正的文学大师。这里面,存在着复杂的社会因素。另一个主要原因是,当代文学作家中,有些大名人,太聪明了!
 
    当代是一个科技发达的时代,也是一个人文萎缩的时代。自上世纪初叶以来,独霸世界的美国,以高度商业生产的能力,大量制造生活物资也大量制造文化垃圾,文化垃圾的文学艺术产品,以传奇的、虚幻的、血腥的、情色的、暴力的、邪恶的……种种荒唐的东西,剌激人们麻木不仁的神经,迎合社会大众低级趣味的需要,快速攻占了全球市场。致使全球文化普遍被商业浊流泛滥淹没,人类精神文明在无边物欲中逐渐沉沦。
 
    文化浊流泛滥的时代,作家需要聪明,可不能唯利是图太聪明;需要智慧,更需要认识历史参悟人生的大智慧。
 
   擅于玩弄手段的,某些太聪明写手,他的天赋才智被名利之心遮盖。他利用混乱时代戏耍文学,承袭西方文学形式主义的时潮,制造低级趣味产品;巧妙运用市场营销的拉帮结派手段,勾结媒体广泛制作商业性评介报道,作品翻炒再翻炒,名字膨胀又膨胀,财富堆砌再堆砌,他攫取了各种各样的文学奖,他的灵魂像一只气球升上黝黑的夜空。
 
    拥有大智慧的作家,从历史发展轨迹考察当代一切奇异现象,明白自己的人生处在文化混乱的坡谷。他必须守住灵魂的纯洁,守住孤高独立的坚持,且在长期的坚持中,享受清苦,享受寂寞,也享受自己心灵的满足。他的作品,写给知音看,写给后人看,甚至是,写给自己看。说起来,这种寻求文学价值的修行人,似乎是一则美丽童话。其实,自古未尝无人,在中国这里或那里,草野之间或都市烟尘中,相信必有高明的当代作家,隐身耕耘自己的艺术田地,创造自己风格独具文学大作,等待智慧的心灵去发现,等待未来的历史去评论。
 
    文学大师的伟大,是人格峥嵘,是作品庄严,是艺术造诣高超。艺术伟大高超,与虚名浮誉无关,事实上,在混乱时代“知名度”是污秽的代名词,既然社会失去是非的准则,你若不同流合污为何能取得响亮的大名?艺术伟大高超,与得过任何文学奖无关。“文学奖”是肯定文学作品价值的事,是文学事业的一件好事。问题在于,“文学奖”乃是几位文学评审裁决的事情,那么,评审者的文学造诣如何?便是此奖公正与否的重要因素。假如“此奖”预设了政治性或任何的立场,那么,所谓的“文学奖”不啻是作家出卖人格的证书,有何意义?如今,也界著名的诺贝尔文学奖,也常出现上述的各种问题。那么,你得到过多少文学奖,在作品的艺术史值上,又能说明些什么?
 
    目前,两岸不少聪明的写手,往往致力打响知名度,争取得到各种文学奖。遂以文学大师自居。试问,他是不是太聪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