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对个人谅解,决不可对历史失去记忆!

2016年06月27日 文章来源:台声网 作者:郭枫 台湾著名诗人、散文家 字号:
    当下台湾社会,逐渐走向极端本土化,这种现象的成因复杂,非简单论述所说得清楚。其中很大的一个原因是,蒋介石政权在“白色恐怖”年月,对台湾的一些荒谬措施,以及对大陆长期的恶性造谣宣传,让人民产生对国民党的仇恨,对大陆存在着恐惧的心态。
 
    1949年蒋介石败退台湾,美国国务院于同年8月5日发表《对华关系白皮书》声明:“中国大陆的丢失,由于国民党的倒行逆施,蒋介石的昏庸无能。”蒋介石则把丢失大陆责任推卸在作家身上:“国军以绝对优势,失去斗志,节节败退。是败在民心士气崩溃,而民心士气崩溃,是中了共产党文艺政策的毒素。”于是蒋介石整合特工组织,成立“总统府机要室”,由蒋经国主持,推动“白色恐怖”政策,从1950年到1979年的三十年,在《台湾戒严令》之下,查禁书刊,搜捕可疑分子,“宁错杀一千,不放过一人”。对作家进行严酷的清洗。
 
    蒋介石命令张道藩,设立“中华文艺奖金委员会”,收编文艺青年,组成笔队伍,写作“战斗文艺”:主题是“反共抗俄”,雪耻复国;内容是歌颂领袖,“伟大英明是世界第一高峰”。“咒骂共匪”“把资本家和地主用大锅小锅煮了吃”。动员党政军单位全力推展战斗文艺运动,大规模生产的战斗诗歌,泛滥于台湾每个角落,让人民对中共的恐惧形成牢不可破的心结。当年战斗文艺运动干将,大多是台湾现代派诗人。
 
    1972年初,新加坡大学教授关杰明,评论台湾现代诗:“台湾新诗里似乎已不再有属于广大民众的传统文化,所剩下的只是:极端的逃避现实。”美国加州大学教授唐文标,点名批判余光中、洛夫、周梦蝶、叶珊、林亨泰等泛现代诗派名流,“思想上虚无梦幻逃避现实;艺术上拼凑语言造作形式,玩弄以诗为名的自欺欺人把戏”。有人并直接控诉:“唐文标之流,要在自由中国干净的文坛,撒播共产主义的毒粉。”发表作品指控“评论家和诗人,在台湾搞工农兵文学。”在那种天地冥晦时代,这种红帽子,是会造成人头落地的。后来胡秋原、徐复观两位文化大佬出面声援评论家和诗人,这场危险形势才渐渐平息下来。
他们当中有的出身“国军政工干部学校”第一期政治科,是军中的政工官员。有的家世显赫,自居“五陵少年”,为党国上层的亲信。当年他们的身份所在,或许不得不做出“为虎作伥”谬行。
 
    在90年代大陆改革开放迈进世界强国的前列,这些做出过谬行的诗人,忽然转身换脸以文学家的身份来到大陆,受到各地官方、学界和出版单位的接待和追逐。我以为,如今时过境迁,无须计较过去的事。但我们可以对个人谅解,决不可对历史失去记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