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艺术大师刘铭侮 举世无双的宝石陶画家

2016年06月30日 文章来源:台声网 作者:林茂 字号:
    他,没有很高学历,但其生命从不缺第一,也不乏大惊奇。他有一本自传,名曰《阿奇》,因其自诩是“台湾阿奇”,其中隐约含着几分艺术家的狂放不羁,与自我感觉的良好,但没人能否认他的艺术天分及成就与荣耀。
他,就是被台湾艺术界公认为“宝石陶顶级画家”的刘铭侮。
 
    刘铭侮是清代黑旗军名将刘永福的后代。1982年,他的作品在台湾基隆海关被扣,他本人也遭到“盗运宝物”的指控,一时间闹得沸沸扬扬,最后由台北故宫派出专家,鉴定那批作品并不是故宫流出的珍宝,这才还了刘铭侮“盗运宝物”的清白,也让人见识到其技艺之高超,才35岁就可以做出此等珍宝级的作品。
 
    太多的传奇在他的生命当中上演,使他成为台湾艺术界的一大“怪咖”。因此,即使他的画室选择在花莲吉安乡海岸路南海九街巷底这一僻静之处,海峡两岸艺界人士依然没有忘记他的存在。
 
    同一年份 个人画作在海峡两岸三地展出
 
    2007年,刘铭侮闭关3年后,携新创作的近百幅宝石陶画作复出。那年,他接到大陆两项重要展约,分别在北京中国美术馆与上海刘海粟美术馆展出,使他在台湾艺坛上树立了难以超越的地位。
 
    那年恰逢花莲《更生日报》创刊60周年,笔者就在《更生日报》社长室任职,奉报社社长谢立德之命,在花莲县文化局美术馆主办一共10项的艺文特展,其中就包括“刘铭侮宝石陶画特展”。
 
    刘铭侮并没有因为有两项重要特展分别在北京和上海展出而推辞或敷衍。因此在两个大展之外,当年的他还在台湾花莲举办了这个小型展览。这跨越海峡两岸的展出,形成同一画家同年在两岸三地展出的特例,我也因此与他结缘至今。
 
    奇妙构想 在台北车站购票大厅办画展
 
    最近一次造访,刘铭侮兴高采烈地和我谈起他酝酿已久的超大型画展计划,他要在台北火车站购票大厅举办大型画展。从他的话中得知,这项计划已不是遥不可及的梦想,或是一个仅存于身为基督徒的他心中的异象而已,而是正在如火如荼推动的现实。
 
    为什么要在台湾铁路第一大站的台北火车站办展?看重的当然是人多。台北车站是台铁、高铁和台北捷运3铁共享的站体,堪称全台湾最大的十字路口,每日进出的旅客非常多,用“多如过江之鲫”来形容一点不为过,在这里举办免费的大型展览,并不愁没有观众。
 
    刘铭侮评估过台湾目前的3大美术馆:台北市立美馆、高雄美馆和台中市台湾美术馆。刘铭侮认为3馆的空间都不足以容纳他的超大型作品展出,于是他决定破天荒地将作品放在各层次旅客都会进出的台北车站购票大厅展出。台北车站购票大厅有1700坪(一坪约3.3平方米),经协商可使用其中的1500坪,展出60幅不等的大幅宝石陶画。
 
    出境展出 要让台湾先睹为快
 
    至于真正要办大展的原因,刘铭侮透露,几年后他有一个在奥地利首都维也纳皇宫展出计划。欧洲的一些重要展出,主办单位有购买画作收藏的习惯,朋友建议他与其让精致作品“放洋不回”,还不如先在台湾展出,让大家先睹为快。
刘铭侮还有一个小心愿,他希望借这次展出机会,扭转一下社会风气,在大众艺术教育下工夫,让大家了解艺术文化的价值并不低于政治与商业。
 
    他指出,很多企业家有闲钱宁可购屋、买股,行有余力后才来购买少量的艺术作品,在他们的眼里,房屋与股票能保值,有后势涨升的空间,值得投资。殊不知专家研究早已指出,在各项投资标的中,股票赚7%至8%,房地产赚一成算是不错了,艺术投资却可以大赚到十几倍甚至更多。
 
    大多数华人不会购票进美术馆看画,艺术风气因此非常贫瘠,难以提振。他选择在台北车站购票大厅办展的其中一项布局考虑,就是让平民老百姓都可以免费进入到艺术殿堂,与高贵的艺术作品零距离接触。
 
    台北车站 创前所未有过的先例
 
    他透露,其实去年就已经下了订金给台北车站,但由于至今还有一些重要步骤没有完成,所以还没有敲定开展日期。
 
    原先台北车站谈的日租是50万元(新台币,下同),经协商后已降至25万元,他说如果是由地方政府如花莲县政府出面的话,还可以降至5万元,但即使如此,展出两个月,以60天计,也要1500万元,堪称天价,这恐怕也是台湾艺界的首创了。
 
    根据刘铭侮提供的示意图可以看见,他们将来要在台北车站购票大厅用广告样品屋的方式,特别隔出一个展示的空间,从无变有,生出一个美术馆来。它与民众购票、搭车线路要有所区隔开来,这是台北车站前所未有过的先例。
 
    制作豪奢 用心程度令人咋舌
 
    刘铭侮口中所指尚未完成的步骤,至少包括超级豪奢级的画册与极精致手工画框的制作。
 
    光以豪奢级的画册来说,每个题字是以黄金做成的,封面的主题画作要用陶板烧制,画框则由玉雕大师陈培哲逐一雕成,光画册上细致的玉框就要花掉几十万元新台币,刘铭侮的大手笔及用心程度令人咋舌。
 
    每本画册封面4个角落的雅典艺术花纹采用黄金制作,中间再镶崁从以色列钻石银行购置的钻石,所有的用心都在凸显艺术作品的尊贵与永恒。
 
    尤有甚者,画册会依照不同语言,分为4种版本:中英日、中德韩、中法意和中俄阿,囊括了世界上最重要、使用人口最多的全部主要语言,这显现了刘铭侮心中前无古人、短时间内也不会有来者的大气魄和大格局。
 
    为此他也预备邀请台交通部门、文化部门、教育部门、外事部门等领导共同见证这项画展的展出。
 
    然而,由于台北车站大厅是四通八达的格局,每日每时都有川流不息的人进出,艺术保险成为必须考虑的严峻课题。刘铭侮说,关键是要在台湾寻找一家称职的保全公司,由保全公司提出缜密的“特展艺术保全计划”,才能进一步与保险公司谈到艺品保险。虽然如此,刘铭侮初估特展的保额可能高达30亿元新台币,将会再创华人艺术史的记录。
 
   “宝石陶画” 全世界独一无二
 
    在全世界艺术认定上,东方的陶瓷和西方的油画是最顶级的艺术。西方人把陶瓷认定是工艺层次,价值因此不如油画。宝石陶立体雕塑由于被认为属于工艺类别层次,艺术价值较低。刘铭侮是以烧制宝石陶起家,尽管也有很多让人称艳作品的产出,可是因艺术价值公认不高,在烧陶40年后,他毅然专攻宝石陶画。
制作过程中,他先在不到半厘米的陶版上作画,以800度素烧,再上釉药,最后进窑炉,再以1000度以上的高温烧制,这才完成每一件作品。
 
    完成后的宝石陶画成品,比油画还耐存放,既不怕潮湿、虫蛀,更不怕火烧,每一幅画都可以永久保存,成为永恒艺术经典,有极高价值。
 
    宝石陶画由于兼具陶瓷与油画的身价,也难怪身价不菲。宝石陶画家不但要能烧制交趾陶,还要有画家的艺术才华,所以人才稀少。
 
    在刘铭侮美术馆中一个角落,收有100多种老师父林添木独门开发研制的釉药,美术馆入口左侧还有两口自制的炉,较高一口烧立体的宝石陶,另一口烧宝石陶画,当今世界上并没有第二个人在生产宝石陶画,刘铭侮因此成为全世界独一无二的宝石陶画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