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者郑宏博&台生陈雅薇:完全爱上了大陆

2016年07月07日 文章来源:台声网 作者:郑宏博 字号:

 
陈雅薇
 
   陈雅薇,台北商业大学,企业管理系,今年大四毕业。是随台北文经交流协会来参加全国台联2016年台胞青年千人夏令营的,为二团营员。7月6日晚,记者对她进行了采访。
 
    记者郑宏博(以下简称“郑”):您之前有来过大陆或参加过全国台联举办的夏令营吗?

    陈雅薇(以下简称“陈”):之前我来过大陆两次,也有到过港澳,多出去走走是一件非常好的事情,它改变了我很多的想法。因家庭的原因,家中和上海有工作业务上的关系,常听父母讲起大陆,对大陆有一种既熟悉又陌生的感觉。小时候父母常说,你是大陆小孩,当时的我很疑惑,心中想着,我在台湾生活,为什么会是大陆小孩。有一次爸爸对我说,你要不要去上海一带走走看看?因为从小父母的讲述,使得我对上海产生了浓郁的兴趣,那一次是我首次踏足大陆,踏上这片土地后,完全就爱上了它。究其原因,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天生就有一种亲切感。尤其是有机会参加全国台联2016年台胞青年千人夏令营,去北京和桂林,我当时就抱着一定要来的决心。
 
    郑:“5·20”前后,台湾有什么不同?
 
    陈:我个人比较喜欢“5·20”前的台湾,因为家中产业的关系,影响蛮大的,我住的地方又是大陆游客经常来的地方,感受到那一整区的陆客人潮减少和流失,旅店住宿率急速下降,变化非常明显。
 
    郑:您对“太阳花学运”有什么个人看法?
 
    陈:我个人以为,“黑箱作业”并没有到非常严重的地步。“服贸”我个人持支持的态度,但是因为台湾是非常自由和民主的,就会变成意见太多,做不了任何事情。台湾年轻人不能接受当时的国民党当局就这么轻易的决定了“服贸”协议,认定这是“黑箱作业”。可据我所知,例如欧美国家,在签订这种东西的时候也都是直接通过的。
 
    郑:您是如何看待台湾青年这一代人?
 
    陈:我们这一代人勇敢、出众,最终毕业后留在台湾的并不多。是不是台湾留不住我们这些年轻人,既然我在台湾也是吃苦,为什么我不去其他地方吃苦呢?不管在哪里生活都困难,可是在其他地方却给我比较好的生活品质。
 
    郑:您现在对两岸的现状有什么看法?
 
    陈:现状让我觉得非常矛盾。虽然民进党当局跟当时的国民党当局比起来没有那么的“亲中”,但是对台湾民众来说,我们并没有那么的排斥大陆,反而是持很欢迎的那种态度,会很开心的与他们交朋友。我们不会有太多的“刻板”印象存在。你和我一样都是大学生,你来我们这里交换,我们就是互相学习。有些人操弄政治,是不对的。
 
    郑:您对台湾导弹误射事件有什么看法?
 
    陈:我觉得很夸张,因为导弹要射出去不是那么容易的,民进党当局给我们的理由是“人为疏失”,就表示当局有督导不足。因为发射一枚导弹是层层报备的,是不是某个环节出了错?到底谁“放水”?或者说谁默许了这件事情?还有一个原因是时机的敏感,是不是有什么其他的用意,台湾民众也不明白。台湾军队给我的感觉就是太涣散了,从“导弹事件”之前,还有其余的一些事件被曝光,那么是不是表示整个台湾当局对台湾军队的督导不足呢?
 
    郑:通过与大陆志愿者的交流,感觉大陆志愿者与台湾营员有什么不同?
 
    陈:有蛮大的不同,台湾青年会比较慢熟,但是大陆这边的志愿者非常的热情,感觉我和你是老朋友的关系,有种“我终于见到你了”“我好久没有看到你了,终于又见面了”的感觉,在欢迎我们。我自身也是一个非常活泼的人,非常喜欢他们这样对我。对有些台湾营员可能就会被吓到,因为慢热,他们会觉得一时之间不知如何应对,所以就会变得有点尴尬。可是慢慢的我发现,大家相处的非常好,也不会有太大的沟通问题。

    郑:您毕业以后有没有想过来大陆创业或工作?
 
    陈:原来有考虑过要来大陆,但是我有自己的人生规划,自己有学过韩文,我的首选是先去韩国待一阵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