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典诗词焕发崭新生命

2016年08月29日 文章来源:台声网 作者:郭枫 台湾著名诗人、散文家 字号:
   古典诗词和现代诗歌,都是诗歌创作的形式,都是中国文学的载体。适当运用古典诗词形式,可以写出现代思想情感的佳作。胡乱采用现代诗歌的形式,也会写出封建意识的劣作。诗歌创作,并无载体新旧的问题,只有艺术表现的优劣问题。自“五四”新文学运动之后,新诗成为诗坛主流,古诗退到边缘地带。这个情况,可以说是新诗革了古诗的命,也可以说是古诗自己抱残守缺的结果。
近年来,在复兴中华文化的呼声中,全国各地涌起习作古诗的浪潮,从人们普遍喜爱古诗词的现象观察,证实古典文学是中华文化的根基,而习作古典诗词乃是研究古典文学的重要工作。
 
    我们发现,当下各地举办的古典诗词活动中,大部分诗词作品,形式上墨守成规,内容上沉溺于私己生活或友朋应酬唱和,成为一种聊以自娱的文字游戏。整体看来,此类的古典诗词,似乎是老旧封建意识复辟,脱离社会潮流和时代进展,缺乏文化复兴的新气象,距离理想发展的目标相当遥远。
 
   古典诗词要有光明的前途,必须赶上时代的快速节奏,勇于创研,飞跃进步,焕发崭新的生命,作出自我的革新。
 
    第一,表现手法的革新。古诗创作手法,应以现代语言精准表达现代思想情感为最高要求!不可拘泥古词古语腔调,不宜绝对墨守音律、对仗等固定规律,更不应照样袭用老旧神话或历史典故等等,从而阻碍作品新兴思维的建树。试读鲁迅先生的六十三首古典诗词,运用当代生动活鲜的语言,适度而非刻板地遵循音律和对仗,创作出今人敬佩的新古典诗歌。反之,我们写作诗词,如果仍旧模仿唐宋格调,永远无法超越古人创造的艺术高峰,无异放弃艺术创新去做狗尾续貂的笨事。因此,打破“近体”的格律框格,采取现代自然手法创作,古诗才有活鲜的生机。
 
   第二,内容取向的革新。诗歌来自现实生活的感受,诗人当然会写作身边的景物情思。但是生活脱离不了社会人群的关系,诗人更应该凝注时代形势,关怀社会发展,热爱弱势族群,发挥民族大爱,作品才会具有深厚的内容。放眼近年来国家的发展形势,中国飞跃进步令欧美列强瞠目,在科技、工程、生产和环保等等层面,树立下许多值得自豪的伟大业绩。其间各行各业有无数默默奉献者,难道我们的诗人,只愿书写自己细微的杂感,不该为他们写些壮丽的赞歌吗?当下有些研习古诗者,讲到杜甫,聚焦于《秋兴八首》而忽视其现实主义诗作的崇高成就;讲李商隐,聚焦于《无题》等情诗而忽视其描述时代评议历史的雄奇创作;这些都是“为艺术而艺术”安养于诗歌象牙塔中,一种回避时代社会责任的文学观。显露出一些所谓知识分子一切为我的私心。
 
    古典诗词不会过时,抱残守缺的古典诗词作者会过时。一部中国诗史,自屈原以来,历代广受崇敬的伟大诗家,多的是凝注时代关怀社群的人物。有志于古典诗词者,盍兴乎来!
                                               2016年6月3日夜半台北陋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