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月围城”下蔡当局的“精明”和失策

2016年09月19日 文章来源:台声网 作者:刘匡宇 中国社会科学院台湾研究所助理研究员 字号:
    9月的台湾风和日丽,却酝酿着接二连三的游行示威。蔡英文模糊的施政主轴和反复的政治决策,优先操作“转型正义”而忽视经济、民生问题,以及台湾当局上下官僚颟顸、应变无力的纷繁乱象引发的恶果,在执政百日之际总爆发。“九月围城”可谓是蔡当局“蜜月期”结束的标志。
 
    军公教:“反污名、要尊严”。本次大游行针对的是蔡当局借“国民年金改革”对军公教人员的“污名化”及其“暴力改革进程”。其一,经绿营多年造势,军公教阶层屡次被“改革”舆论“公审”和长期“污名化”,被指为“台湾米虫”“社会潜藏负债”。其二,军公教不满当局改革进程“暴力、独断”。除“年金改革委员会”有失专业性和代表性,蔡为改革设下一年期限,且改革“溯及既往”和不适用“信赖保护”原则,遭批以“多数暴力”进行霸凌。
 
    观光业和劳工团体:“要生存,要活路”。其他游行的主角亦被蔡执政失序、政策失格所累,面临生存危机。其一,由于蔡回避“九二共识”并纵容“渐进式台独”,导致两岸交流陷入急冻,陆客锐减使观光业已现倒闭潮,而蔡当局依旧回避问题实质。因此,观光业者纷纷发起“我要‘九二共识’”连署和游行示威等自救活动。其二,劳团因蔡当局在积弊陈久的“一例一休”等劳资矛盾上首鼠两端、背信弃义而一再上街抗争。蔡当局则是“会哭就给糖”,打开了社会运动的“潘多拉魔盒”,又因“拿大家钱做人情”而引发阶层对立。
 
    当下岛内狼烟四起的政治危局和社会乱象,蔡当局作为执政者难脱其责。但以军公教游行而观,只见到其“精明、无情”,却不见寻求解决方案的诚意与魄力。
 
    一是对军公教劳进行“切割、分化”。例如对能量最强的军人承认其特殊性需“单独处理”,还通过行政指令等“技术性奥步”阻挠军、教3日上街,试图进行分化。军公教阶层虽然有备而来,相互约束,但仍出现了进退不一和若干“反骨团体”。双方的博弈仍在继续。
 
    二是加码“污名化”操作。军公教不是民进党票仓,如退休将领吴思怀所言,人民上街是因为不再信任善变的蔡当局,而蔡似乎也不太需要其支持。蔡称“不改革会让下一代受害”,轻描淡写地把军公教打上了“为祸后人”的烙印,加深了“世代对立”裂痕。蔡当局利用其执政地位和舆论掌控加码造势,试图消解游行的负面效应,并挑动“族群”“职业”对立,以孤立军公教,如“绿委”王定宇“让这群少数人激怒社会多数”的“改革论述”和“提油灭火”,不胜枚举。
 
    不过,民意被反复欺骗之后也会变得“刻薄而无情”。蔡当局“百日新政”的虚幻图景随着风起云涌的反对运动而破裂;徘徊于“死亡交叉”的民调数字显示其曾经高企的“民意”正迅速流失;“独派”的“逼宫”更是让蔡“腹背受敌”。若蔡当局因此继续远离“务实”路线,投向“深绿”怀抱,则会在执政格局和两岸博弈中自缚手脚,未来恐将引发比“九月游行”更为深刻的危机。蔡当局不惜撕裂社会以实现其政治图谋,恐将自食其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