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而忘龄,美耀人间”

——陈富美服装设计生涯60周年感恩秀访谈实录

2016年11月15日 文章来源:台声网 作者:实习记者 李俞柔 字号:
    9月26日,一场不同以往的服装秀在北京时装周隆重豋场。这场服装秀没有正值花信年华的美少女走台,也没有闪亮知名的品牌撑腰,有的只是一群阅历丰富、英姿飒爽、风韵犹存的爷爷奶奶们,穿戴着中国知名服装设计师——陈富美所设计的精致优雅服饰,自信地走在T字舞台上,无丝毫老迈龙钟之象……
记者走进霓裳纷陈、争分夺秒的后台,专访了这次活动的总策划者、服装的总设计师——陈富美。
 
    《台声》:我们知道,您这次在北京时装周上举办的“乐而忘龄,美耀人间(50+专场)——陈富美服装设计生涯60周年感恩秀”,主要是因为听到有人说“人老了就没用,老年人是垃圾”这种话,所以您想透过举办这次服装秀来证明老年人虽老但仍很有价值。我们想知道,您是从哪里听到别人这么说,或者有什么具体事件促使您思索这类问题,这中间应该有点故事,请您跟我们说一说。
 
    陈富美:有两件事促使我思考“老年人价值何在”这个问题。一件是自己退休后,开始有些负面的想法出现。由于自己年轻时期处在上有老下有小的状态,身上的担子比较重,所以必须认认真真地工作,含辛茹苦地扶养家庭。但退休后,我就明显感受到身体状态已大不如前了。随着病状开始增加、手脚变得不麻利、眼神也逐渐模糊不清,以及反应或多或少有点迟钝,这些状态都让我意识到自己老了。但我的心告诉我,即使身体老了也还可以尽点心力做些事。另一件是,现代社会上多数的年轻人,看到老年人身体衰退,需要别人各方面的照顾后,就认为老年人是社会的负担。虽然对老年人的这种看法不只中国如此,全世界皆同,但面对这种看法,身为老年人的我,需要去认真琢磨“老年人价值何在”这个问题。
 
    我认为,老年人身上有许多年轻人意想不到的优势。比如,老年人有见证历史的宝贵经验可以传承,年轻人是不可能拥有老年人身上所经历过的历史经验,因为我们这代人所处的历史不会再重复。我们经历过国家因积贫积弱而中国人受列强欺负的年代,所以我们这一代人都非常积极尽力地去改善国家的面貌,因此每个人身上都有相当丰富的工作、生活阅历可以传承,而这一方面往往被年轻人所忽视。
 
    再比如,我们这代人多数都深受中国传统文化的浸染,因此我们能将自身所积累的优秀传统文化继续传递下去。年轻人即便再懂中国传统文化的思想,但由于缺少阅历,只能是从书本上了解一些知识点,而无法有所感受,我们所能做的就是把对优秀传统文化的深切感想传给下一代。当我意识到老年人有这些宝贵的精神财富后,我就想竭尽全力地留住这些财富给后代,不要让这些家当随着年老而埋葬流失。
 
    不过,我举办这场60周年的服装感恩秀,主要还是为了感恩。我感念这些站上舞台的姐妹们,也感谢党与人民对我的培养。拿穿衣打扮这事来说,过去是“新三年、旧三年、缝缝补补又三年”,而如今却是“一季多衣”,并且还讲求在不同场合穿不同的服装,所以有时候一天就能换好几身儿的衣服。这个历史变革是特别大的,中国仅改革开放30多年就能达到外国花费100年才能取得的成果,这对当时的许多人而言非常难以置信。然而,可以想象,这背后是需要多少人艰苦奋斗、勇往向前才能做到,我对坚守岗位、辛勤付出的每个人表示感谢。这也是我办这场服装感恩秀的原因之一。
 
    《台声》:我们看到,您这场服装秀至少分成4个设计板块,既有古典高雅的旗袍、汉服,又有洋气时尚的裙装、套装,且您设计的这些服饰与妆容都可以把每位模特儿的身材面貌衬托得近乎完美。请您跟我们谈谈您的服装设计理念。
 
    陈富美:现代多数年轻的服装设计师,从一开始就立志创立品牌并请年轻貌美的模特儿走台,梦想当一位知名设计师赚大钱。但我并不这么想。我当时成为设计师,一心想着的是如何让中国人受到外国人的尊重,如何让中国老百姓都能穿上漂漂亮亮的衣服,抬头挺胸地做人。因此,我的服饰设计不是为品牌服务,而是为大众服务!
 
    这次的服装秀最能体现我“为人民服务”这个设计理念。本次登台的50位模特儿都是实实在在的社会人,有50种职业与社会教育背景,没有人专门以模特儿为业。他们有的是高级知识分子,有的是农民、退役军人、工人,也有的是曾经被打成“反革命”的后代,这些人的身材高矮胖瘦皆有,不像专业模特儿有匀称的身材,穿什么都好看。但是,我透过艺术设计的力量,将每个人打扮得美丽、俊逸。所以,我作为设计师是追求公平的,不专为俊男美女设计服装,每个阶层的人都能穿我设计的衣服,也能吸收我的设计元素加以制作,人人都有透过服饰设计变得更漂亮的机会。
 
    此外,我设计服饰时很重视“人性化”这点。我所设计的衣裳表面上看起来非常复杂,但实际上自己5分钟就能穿上,再画个淡妆便能出门赴约,不是一个老太太穿衣就非得3个亲人帮忙的那种。我们走秀时,后台一共只有3位志愿者,所以模特儿们都是自己穿衣上场,一分钟就完装,没有人帮忙。
 
   《台声》:您对这整场服装秀的整体效果是否满意,还是认为有什么小细节上可以更加完善?
 
    陈富美:因为只有半小时的表演时间,所以只能有50人上场,若是时间允许,能有100人左右上场,就能有100套服饰展现给大家。这算是美中不足之处吧。但总体而言,我对这次60周年服装感恩秀非常满意。服装秀尾声时,气氛十分温馨,让人感动,台下的观众掌声如雷,纷纷上台献花,我总共收到12束花。有些人并不相识,纯是慕名而来,有人则是在癌症手术后特地过来献花给我,他们的心意都使我感动不已,所以那天我什么话都没说。此时无声胜有声。
 
    《台声》:您那天办完时装秀后,模特儿们一起聚餐,不知道餐会上大家对这次服装秀都有什么样的看法,请您给我们说一说。
 
    陈富美:我们由于走秀而延误吃饭,所以服装秀结束后就在一个咖啡厅会餐。大家的情绪都很高昂。我对大家表示过谢意后,有许多人便说,很感谢我及北京时装周主办方对我们的认可与尊重,让我们这些老年人能在北京时装周上演出并登上代表时尚与年轻的T型台。并说,自己这辈还有这样的舞台,不仅鼓励了自己,也鼓励了后进。年轻人感受到我们幸福自信的心境后,也一定能对自己的未来感到快乐,不怕衰老,展开双手迎接自己美好的未来。
 
    当然,除了交流这次服装秀的感触外,我们还谈到走秀能增进身体健康这事。比起跳舞,我们“老年时尚文化俱乐部”所组织的走秀交流活动,并不会像跳舞那样容易扭伤老年人脆弱的关节,只会因不紧不慢的来回走动而促进身体新陈代谢,有益身体的健康。加上平日,我们俱乐部的成员都会相聚讨论如何走好秀的问题,大家遇事也能互相关怀安慰,因此我们俱乐部里就有成员把轻微的胃病、神经衰弱等病症治愈了。
 
    《台声》:我们知道,您的丈夫郭平坦先生是出生于台湾台南,曾任中华全国台湾同胞联谊会第二、三届副会长,因此身为台胞家属的您也曾积极地举办两岸交流的活动。比如,您在2014年就曾带领“北京乐龄时尚文化俱乐部”赴台,与台湾的“中华旗袍推广协会”交流联欢。不知您明年是否有举办两岸服装交流的计划?
 
    陈富美:明年如果可能,希望可以与台湾岛内的旗袍研究会,或比较关心老年人的协会合作,在北京举办时装秀。以时装作为共同语言,拉近两岸的民间交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