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贝尔文学奖新戏码有感

2016年12月01日 文章来源:台声网 作者:郭枫 台湾著名诗人、散文家 字号:
    十九世纪瑞典的工程师诺贝尔Nobel,A.B.(1833-1896),捐出庞大遗产设立了“诺贝尔奖”。自1901年以来颁奖已逾百届,成为世界最具影响力的权威大奖。诺贝尔奖包含自然科学的物理、化学、医学及人文领域的文学等项目。自然科学成就的鉴定,有具体数据参考,可以客观选出名副其实的得奖人。文学是一门兼具思想和艺术两者本质的学问,文学作品的本质造诣,应是评审成就的标准。简言之,文学成就的鉴定,不能凭仗作家的资历长久和作品数量的繁多,不宜仅用投票表决的办法,往往一只睿智的炯眼胜过许多高举的手臂。
 
    当下各种文学奖,大多由评审委员投票选出。如实地说,“文学奖”实际是一小撮人协商“花落谁家”的事。即使“钱多”“名高”如诺贝尔文学奖,也有“不足为外人道”的内情。试看1901年首届诺贝尔文学奖,颁给法国二流诗人徐利·普鲁东Sully Prudhomme。当时,全世界的舆论,都抗议评审委员会忽略了托尔斯泰,有42位瑞典学者名作家,甚至联名发表对托尔斯泰的赞美。然而,因为徐利·普鲁东是法兰西学院所推荐,作为晚辈的瑞典学院,便让托尔斯泰在评奖的黑箱作业中出局了。另一个著名例子是,1964年法国存在主义大文豪沙特,事先声明拒受提名为诺贝尔文学奖候选人,当瑞典学院硬是选他应届得奖时,沙特举行记者会,公开宣布“我不会领具有皇家背景”的诺贝尔文学奖。鲁迅先生当年致函台静农,婉拒候选诺贝尔文学奖,他对“文学奖”所持守的含蓄态度,值得当代作家深思。
 
    事实证明,百余年间诺贝尔文学奖的得主,八成以上为欧洲和美国作家,其中约有三分之一的次等作家,而世界公认的伟大作家,如俄国的托尔斯泰、波兰的显克微支、丹麦的易卜生等等,均不在其列。由于诺贝尔曾在遗嘱中申明:“文学奖应包含世界不同民族的优秀作家。”因此,亚非拉各洲作家的偶然的得奖者,明显地成为欧美的陪衬角色。而且诺贝尔文学奖评审委员会,选择对落后民族丑陋习俗热嘲冷讽的作品,无疑地含有浓厚的西方政治性计谋。
 
    诺贝尔文学奖,也只是一笔文学巨额奖金,不一定是文学成就的最高成就证明,这已获得中外文学界的共识。可当前两岸某些志在诺奖的作家,汲汲营营于“荣获诺贝尔文学奖”的筹划工程,有的经常出国活动,广结善缘拉拢评审委员会;有的赶制长篇小说,不惜丑化中国迎合洋人之所好。至于请客送礼那一套,更是花样百出,老大的一个人,如此卑躬屈膝又何苦呢?
 
    2016年诺贝尔文学奖,颁给美国著名的摇滚歌手。这不能不说是诺贝尔文学奖评审委员会的一出奇特新戏码。奉劝咱们追逐诺奖的作家同胞,赶快抓紧时机去研习文学之外的什么艺文绝活,可能早晚会碰上评审委员们的异想。当然,还有一条更为便捷的路,那就是投向西方弄个美利坚国籍。话先说到前头,既然变成了香蕉族,最好就别回华夏故国,又变成一只舞姿翩翩的候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