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住美好,化作永恒”

——专访台湾中华艺术摄影家学会理事长林再生

2016年12月01日 文章来源:台声网 作者:李俞柔 字号:
    10月15日,第四届北京国际摄影周在中华世纪坛盛大开幕。今年的北京国际摄影周为期9天,以“影像·在场”为主题,强调“影像”是技术与思想的完美结合,以及摄影者“在场”记录事件发生而折射在作品中的感受与观念。
 
    其中,最值得一提的就是由台湾摄影家交流协会策展的“台湾风情画”主题,这是台湾摄影家的作品首次在北京国际摄影周上亮相。台湾摄影家交流协会能在两岸官方联系沟通机制停摆的情况下首次受邀参展,不仅充分体现出大陆对台湾的善意,也坚定了两岸民间交流的热度不因政治而降温的信心。
 
    活动结束后,本次“台湾风情画”主题策展人林再生,接受了本刊记者的深度专访,首度透露了他在摄影之路上成长的风风雨雨、参加北京国际摄影周的策展经过,以及长期从事两岸摄影交流的心得感想。
 
    《台声》:我们知道,您投入摄影创作迄今已有35个年头,您当初是在什么因缘际会下接触到摄影并爱上摄影?
 
    林再生: 我结婚后买了一台单反相机,原本是想用相机天天记录下妻子美丽的倩影。但随着我们周末外出郊游次数递增,在拍摄妻子的过程中,我也逐渐地对拍摄户外景物产生了兴趣。起初,我由于迷恋台湾东北角的漂亮石头,所以持续一年不间断地拍摄石头。后来,结识了一些摄影界的朋友,他们建议我加入台北县摄影协会(今新北市摄影协会)。入会后,我就带着妻子参加协会每个月举办的人像摄影大赛,磨练自己的摄影技巧。
 
    当然,还有一个客观因素使我与摄影结下了不解之缘。1997年,我被调到华南银行的放款部,压力非常大,当时我将摄影作为我缓解压力的主要方式,久而久之,我对摄影的喜爱也越来越浓。
 
    自己用心地学习与拍摄加上前辈的提携,使我在短短5年内当上了台北县摄影协会的评审委员。从此以后,我就再也离不开摄影及摄影圈了。
 
   《台声》:据了解,您初入摄影圈时,拍摄的题材大多聚焦在人物肖像、石头、鸟类与晨昏上,但现在似乎已经转向拍摄一些可以展现台湾人文风情的照片,比如台湾的少数民族。请您跟我们谈一谈,您拍摄题材上具体的转型过程,以及为什么会产生这样的转变?
 
    林再生:我早期几乎什么题材都拍摄,但最富有挑战性的当属拍摄高山的美景。我年轻时攀登过世界知名的高山,如喜马拉雅山的主峰珠穆朗玛峰、阿尔卑斯山的少女峰、迈克普奇尔山的鱼尾峰。国内登过的高山有,云南的玉龙雪山、梅里雪山,四川的四姑娘山,台湾的玉山、雪山等等。由于早期的登山摄影非常艰辛,没有缆车,又必须背很重的相机、镜头、脚架等摄影设备,一步一脚印地攀爬至基地营或顶峰,所以很少摄影家愿意去拍摄高山的美景。因此,我在2003年将这些高山美景的照片发表出去后,引起了台湾摄影界的轰动,得到很大的回响。
 
    随着年龄及摄影资历的增长,我不会像开始学摄影时那般疯狂,从凌晨三四点拍到晚上八点,也不会刻意地去追求拍摄新奇的景物。我的摄影心态有了重大的转变,转变最大的一点就是:我绝不会再为了得奖而去拍摄东西了。现在的我,深刻地了解到摄影的真义就是要“留住美好”,用快门将稍纵即逝、令人动容的人事物景像化作永恒!
 
     当我进入了这个摄影境界时,我的作品题材自然就转向了人文、写实的影像摄影,如台湾的少数民族。希望这些有意义的影像作品,在20年或更久之后能成为人们诠释历史时不可忽视的一部分。
 
    《台声》:我们知道,您担任过许多顶级摄影比赛的评审委员。2011年,您担任中国摄影家协会举办的中国国际摄影艺术展的评委;2014年,任第六届美国摄影学会(中国地区)的国际摄影大赛评委等等。您是从一个摄影创作者走向摄影评委的,那么两者相较而言,哪一种工作内容让您觉得更有成就感?
 
    林再生:大概2010年左右,我就开始担任国际性摄影比赛的评审委员。您提到的2011年那次评奖,是我人生最光荣的时刻,因为那是我们中国最大的国际摄影奖项。当时有11位评审,5位外国人,6位中国人,而这6位中国人中只有我一位台湾人啊!
 
     虽然我负责过很多摄影比赛的评审事务,但我最喜欢的还是摄影创作者这个身份。摄影评审与摄影交流者都只是摄影创作过程中的附带性角色。我的本色永远是摄影创作者,我喜爱到大陆、世界各地去拍摄,尤其当拍到一个好的作品时,我就会特别有成就感!
 
    《台声》:您说过,这次策划参加北京国际摄影周是希望通过“台湾风情画”主题展,让大家更了解台湾的人文风情。我们想知道,是什么缘由促使您下定决心领队参展,从而使您想让大家了解美丽宝岛——台湾的心愿可以实现?
林再生:今年6月份,我到厦门交流时认识了北京国际摄影周组委会办公室副主任、项目总监朱洪宇,我们一见如故,谈得很投缘,所以朱总监就郑重地邀请我参加今年的北京国际摄影周。我非常高兴地答应了,能在这么高端的摄影交流平台上向全世界展示台湾的美,何乐而不为呢。
 
    我回台后便积极谋划,指定30多位台湾摄影家参展,每人先拿出3幅作品供挑选。我主要是以是否能够表现台湾独特的人文、地理风情,以及是否令人赏心悦目为标准,并避免拍摄地点重复,帮每个人选出一幅影像参展。挑选参展照片的过程都很顺利,比较麻烦的是我们必须自己洗好照片,亲自到会场布展设计。不过,在朱总监热心的帮助之下,我们得以省略布展环节,一切交由他们处理,所以我心底十分感激朱总监的鼎力相助!
 
    《台声》:这次参加北京国际摄影周,您既是策展人,也是参展人之一。我们看到您在会场上展出的照片是一对纹面的少数民族夫妇,您取名为《温馨感人》。请问,您当时是在什么情境下留住这个镜头的,为什么在您众多的摄影佳作中要挑选这张照片参展?
 
    林再生:《温馨感人》这张照片中的夫妻是泰雅人,这是我在1997年拍摄的。当时是在一个义诊、义卖活动上,我无意间看见了这对纹面夫妻抱在一起,就跑过去拍了下来。没想到,他们非但没回避,还觉得欣喜。
 
      我摄影35年之久,也在众多的摄影比赛中担当评委,见过的作品无数,很多台湾少数民族纹面人的作品都是单一的个人入镜,尚未看到过一对纹面夫妻共同出现在照片中,所以这张纹面夫妻的照片是很难得的景像。不只如此,这位为数不多的泰雅族群纹面男子之所以纹面,是表示他在日据时期杀死过一个以上的日本兵,才能获得纹面的殊荣。因此,我很珍惜这张照片,先前都舍不得发表,但觉得首次参加北京国际摄影周,很有纪念意义,我才将这张照片拿出来与大家分享。
 
    《台声》:您参与两岸摄影界的交流已有20多年,一直以来都是与大陆各省市的摄影家协会做交流。您现在是否还记得您初次与大陆摄协交流时的感受,随着交流次数的增多,您的交流感受经过什么样的变化?
 
     林再生:我早期是陪着台湾著名的摄影大家——周志刚老师来参加大陆各地摄协举办的交流活动,直到2008年,我担任了台北市摄影协会理事长后,才第一次组了18人团到湖南、苏州与当地摄协作交流。早期,两岸的摄影器材与技术差距很大。技术上,多半是台湾摄影创作者带着作品到大陆给他们观摩;器材上,台湾的摄影创作者几乎都配有长短镜头,大陆的摄影创作者多数只是一机一镜。然而改革开放后,大陆的摄影器材与水平迅速增强,目前两岸摄影器材的配置以及技术都已经差不多,且时常举办两岸摄影家作品的联展了。这是两岸摄影界交流的一个很大的变化,我感触很深!
 
    《台声》:您认为两岸摄影界现在的交流都聚焦在什么地方,未来的交流应该往什么方向上发展为好?
 
    林再生:两岸现在的交流主要聚集在作品展览、座谈会、摄影讲座三大块。我认为未来两岸摄影界的交流应该往深处走,最好的方式就是透过举办讲座,将我们的摄影经验与理念传承给两岸新一代的摄影创作者。若心有余力,两岸摄影界还能联合散布于全世界的华人摄影家共同举办摄影座谈会、摄影讲座,以展现我们华人在全世界摄影圈中的影响力。这是我目前正在规划的事,也是两岸须携手共同努力的地方!
 
    《台声》:未来两岸关系若能稳定发展,则两岸摄影界的交流也能相对地一帆风顺。请您谈一谈您对两岸关系发展前景的看法。
 
     林再生:两岸摄影界的交流能否顺畅、深入当然离不开两岸关系和平发展的稳定。两岸关系好,两岸摄影交流就能更频繁更好。两岸本来就是一家人,我不希望因为政治问题而中断两岸摄影界的交流。我们应该在承认“九二共识”的基础上,坐下来商讨解决的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