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在激进的政治参与道路上进入恶性循环

2016年12月19日 文章来源:台声网 作者:刘亚琼 中央财经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讲师 字号:
    11月1日,约20名台湾青年冲入民进党“立法院”团总召柯建铭的办公室,打出“拒砍七天假”“砍假总召”等横幅,静坐等待,要求和柯建铭辩论,最后却遭警方架离。劳工和青年团体对民进党当局进行抗议的原因有:一谈实质,认为砍掉七天假侵犯劳工权益,“立法院”成为资本家代言人;二谈程序,一分钟通过“劳基法”修法初审,两分钟确认议事录,违反公正。
 
    在台湾,这种激进的抗议方式我们并不陌生。政治参与是公民沟通政治意愿,实现政治权利的重要手段。体制内的政治参与包括参与选举、听证、表达民意、舆论监督等,而体制外的政治参与包括街头政治、冲击“立法机构”等。当前,民进党被冲击“立法院”办公室,可谓是自食激进政治的苦果。
 
    从历史看,民进党是台湾暴力抗争的始作俑者。台湾民主化改革后,国民党讲究温良恭俭让,偏好会议协商;而民进党作为反对党,以街头抗争起家,在“立法院”内经常采用霸占主席台、大打出手等方式,博取媒体眼球,不免让青年上行下效。
 
    从价值看,民进党煽动“学运”,不惜牺牲“法治”精神。2014年3月,部分台湾大学生和公民团体以“反黑箱服贸”为口号,占领了台湾“立法院”近一个月之久。对这种非法行为,民进党大佬们推波助澜:苏贞昌号召绿营的支持者到“立法院”声援;蔡英文称,如果追求民主是一种罪,我们统统都有罪;民进党执政后,“行政院长”林全撤回对“太阳花学运”126名被告刑事诉讼。
 
    从利益看,民进党当局对街头抗争“发糖”,引发争相模仿。蔡英文执政后,处理“华航劳资争议”“高速公路收费员抗争”“台铁及华信罢工”时,用公众的钱来安抚本党票仓,给人“会闹就有糖吃”的感觉。随后,“军公教大游行”“反迫迁团体游行”“百万观光产业自救大游行”,选择街头抗争的群体越来越多。
 
    政治参与本应该在法律允许的范围内有序进行。打着所谓“民主”的旗号,就完全无视“法治”和“社会稳定”,会引发一系列恶果,最终也不利于民主社会的发展。而民进党真的认同自己曾经倡导的,台湾的一切都得益于街头抗争吗?显然不是。对蓝营票仓军公教群体的抗争,蔡当局果断对其“切割、分化、污名化”,蔡英文拒绝见面,仅以“没有必要就不要常常走街头”回应。对青年冲击柯办一事,台“立法院长”苏嘉全批评其是脱序违法行为,希望蓝绿党团共同发表谴责声明;而柯建铭拒绝辩论,称其辩论的对象应该是“国会议员”。想当年,马英九还一一回应“反服贸”学生的诉求,而民进党掌权后何其傲慢!可见,从在野党到执政党,民进党的身份决定了脑袋,价值认同瞬间就变,一切以本党的利益为转移。一些青年痛斥民进党“选前手牵手,选后下黑手”,要和民进党“分手”。而国民党下野后以牙还牙,拒绝对青年冲击柯办进行谴责,台湾社会对暴力抗争习以为常,台湾在激进的政治参与道路上进入恶性循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