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大学制药工程专业台生邴劭玮:负笈大陆是因为要读心仪的专业

2017年01月05日 文章来源:台声网 作者:程朔 郝欣 字号:
    邴劭玮,来自台湾新北,现在是天津大学制药工程专业的一名本科生。邴劭玮的父亲已经从部队退役很久,现在一所大学里面做管理方面的工作,在家对劭玮要求很是严格。邴劭玮的母亲在小学教书,比劭玮小两岁的妹妹,现在中山大学临床医学专业就读。
 
    邴姓人家在台湾不多。邴劭玮祖籍在山东青岛,那里现在还有个邴家村。有个成语“邴原泣学”,是说邴家先祖、东汉末年北海(今山东临朐附近)人邴原贫不丧志、刻苦学习的故事,邴原学成后与华歆、管宁两人彼时被合称“辽东三杰”。
 
    邴劭玮很是健谈,回答提问时,总是能够提供超大的信息量给我们,这让我们的采访轻松了很多。
 
   《台声》:请教到天津大学来读制药专业的动因?
 
    邴劭玮:有话直说啦。台湾学生到大陆上学,有的是因为将来想到大陆从业或经商,有的是因为对某项特定专业的执着心,有的是因为家庭原因,也还有为了情感原因的呢,也有的是因为在台湾没有更好大学可以上的。我呢,就主要是因为在台湾很可能考不上自己想要学的专业,所以才想到大陆这边来的。
 
    台湾高中学生毕业后要参加大学学科能力测验,简称学测,根据学测成绩申请大学入学资格。岛内,尽管上个大学是相当容易的事情,但进入排名靠前的大学和专业竞争还是蛮激烈的。我高中毕业的时候,是想着要学医药专业的,因为它现在比较热门,特别目前在台湾成为一名药剂师,是很有发展前途的。然而,全台湾有药学专业的学校实在太少,只有7所,它们对学测成绩的要求都是超高的。我毕业时的学测成绩不是很理想,对那7所学校来说,基本没有任何竞争力了,刚好父亲有朋友在天津,考虑会有个照应,还听说天津大学的化工专业在排名上很靠前,所以最后就选择了到天津大学来读制药工程专业。来了以后,发现读这个专业是比较辛苦的,平时很多实验,课业也蛮多的。
 
    刚离开家的时候还挺开心的,因为之前家里一直管的比较紧,到了学校就过上拘束不太多、自我管理的住校生活了。可是后来发现,离开家人久了,还挺想念,再加上课业的辛苦,所以现在每次回家都好“有感”,在家待久了都不想回学校了,还好每次都最终说服了自己。
 
    《台声》:现在是不是已经适应了在大陆这边的学习生活呢?
 
    邴劭玮:要来大陆之前还曾有些小担心的,担心不适应这边比较差的生活环境,担心与大陆同学相处会被排斥,就是没有担心学习方面的问题。可是过来之后就发现了刚好相反的情况。
 
    两边人们的生活状况其实根本就很少有差,一样的吃饭、睡觉、读书、工作而已,特别越往南方和沿海,生活习惯和人文风情就越趋同。硬要找出不同的话,也就是台湾的出租车相对比较贵、衣服和普通食物的物价相对便宜啦。
 
    学业才是最需要担心的!在台湾,学生比较轻松啦,可以很多课外活动或是出去打工,而且大都很晚才睡,作息并不科学。大陆这边的学生很少有去打工的情况,他们学习都相当地积极用功,很“狼性”。这其实才是台湾来的学生真正要去努力适应的状况。
 
    不过从另外的角度讲,台湾比较强调教育多元,除了文化课学习成绩,学校会鼓励学生多多参加社团活动,注重学生的社会实践和体育锻炼情况。所以,台湾学生一般会有相对比较厉害的社团经验,和相对不错的体育水准。
 
    我自己就一直很喜欢篮球,并且到大陆来的这些时间内,也都并没有停下打篮球。最初喜欢打球是因为会在进球的时候能够产生成就感,那感觉很爽;后来还感受到,篮球不仅能健身,还能培养一种与队友相互配合的团结精神。
 
    在天津大学,发现还是有不少的大陆同学虽然在功课上非常“狼性”,但同时也会喜欢打篮球。所以就总能在操场上碰到同道,一起玩球、一起开心,也就自然会感觉到自己和身边的环境是很能融合的。
 
    《台声》:既然“专业思想”很成熟,那么透露一下毕业后的人生规划?
邴劭玮:有想到考研,虽然考本校的研究生会相对容易一些,但很想换个城市,不想继续留在天津,希望换一个城市去体验一下。现在大陆北方的空气环境都不太好,天津、北京的交通也都很不方便,想换去南方空气能更好一些的地方。已经有了心仪的目标,就是在杭州,浙江大学的药物研究所。
 
    不管最后是什么学位,学成后打算留在大陆打拼,只要在这里有份不错的工作,就会考虑留下来,因为女朋友也是大陆人。感觉大陆是个适合打拼与奋斗的地方,在这里工作的话,会有被别人推着、或者逼迫着向前走的动力。但是退休了以后还是要回台湾生活,台湾绝对适合生活,那里的空气环境很好,生活节奏也没有那么令人发指的快。
 
    具体说到打拼的形式,应该是先就业吧。在我学习的这个行当内,自己创业是一件几乎不可能完成、甚至说很难开始的任务,相对来讲,就业就会比较容易一些。我们这个专业学生的就业方向其实挺丰富的,如果要求与所学专业完全对口,那么毕业生们或者可以从事药品检测工作,或者可以从事药品研发工作,或者可以从事药品制造中间管理工作,甚或就是经营医药产品也是可以。如果要求再低些,其实只要是与“化工”有关系的岗位,我们基本都能胜任。
 
    如果出于什么样的原因,必须要回台湾的话,感觉我现在学习的这个专业方向,对我的谋职来说,还不会有太多不利。台湾现在在采认大陆医科学历方面有很多争议,但在制药专业学历采认的部分,似乎就相对比较少麻烦。
 
   《台声》:谈到“学历采认”,就涉及到两岸关系问题了,这方面是不是时常关注呢?
 
    邴劭玮:说起来,我其实是非常讨厌“政治”那个东西的,大概因为之前眼里所看到的台湾“政治”,几乎就是政客们人与人之间进行勾心斗角的游戏,没有什么实际意义。在岛内的时候,就总是看到国民党和民进党的政治人物为了要抢执政权的勾心斗角,其间甚至可以串通媒体编造一些莫名其妙的事件话题或污名化某某,感觉很是恶心。
 
    说到两岸关系,自我感觉,未来两岸总是会走到一起吧,只不过是早晚的事情而已。但是听说,最近的两岸关系在“官方”层次上比以前紧张了一些,其实很久没看台湾的电视了。觉得继续让民进党执政,早晚会出问题,因为发现在对待两岸关系的问题上,民进党方面太过于短视,且对待大陆和大陆同胞颇不友善。
 
    相对说,大陆这边对我们台胞相当亲切,特别对台生、台商出台了不少倾斜政策。比如就学,我们台生与大陆同学们相比较,进入门槛就很有优惠。而且现在大陆对毕业台生就业和创业,给与照顾的力度也是很大。
 
    谈到关注,也就是我们台生都会担心两岸关系发展不平稳、出状况。谁不想安居乐业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