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的台湾,如果媒体都能公正无私……

2017年01月20日 文章来源:台声网 作者:星云大师 台湾著名佛学大师 字号:
    现在,许多人滥用了“自由”,以自我认为的自由来侵犯他人的自由,实在不当。今后的世界要和平,社会要和谐,必须要大家先尊重别人的自由。
 
    佛教释迦牟尼佛制订了很多的戒律,出家人有出家人的戒律,在家佛弟子有在家佛弟子的戒律,但是很多人都害怕受戒,认为戒是不自由的,受了戒,杀生不可以,偷盗不可以,婚外情不可以,妄语两舌不可以,太不自由了。
 
    实际上,在佛教解释“戒”这一个字,是自由的意思。戒杀,就是要你不侵犯别人的生命,要尊重别人生命的自由;不偷盗,就是要你不侵犯别人的财产,要尊重别人财产的自由;不婚外情,就是要你不侵犯别人的名节,要尊重别人的家庭、身体、名节的自由;不妄语,就是要你不要毁谤伤人,要尊重别人名誉的自由。所以,戒是给别人自由,也是给自己自由。
 
    让我们到全世界的监狱里面去做个调查吧,为什么受刑人被关闭了?国家法律剥夺了他的自由吗?就是因为他伤害了别人的自由。假如说,我们自己不侵犯他人,不妨碍别人的自由,又有谁会来侵犯我们的自由呢?
 
    因此,今天的台湾,如果媒体都能公正无私,不侵犯别人的自由,尊重法律上的人权保障,那么媒体可以救台湾,台湾也就跨进一大步了。
 
    不过,要媒体人救台湾,也先要社会提升读者的人文素养,提升阅读的质量,不要媒体报导耸人听闻、揭人隐私、以真报假的新闻,要求真、求善、求美;有好的读者,自然就会有好的媒体。
 
    据我所知,自有台湾当局以来,有不少优秀的媒体记者,如:台湾“中国《大公报》”的张季鸾、王芸生,《庸报》的董显光、《大晚报》的曾虚白,一直到台湾早期《公论报》的李万居、《立报》的成舍我、“《中央日报》”的马星野、《自立晚报》的吴三连,还有《联合报》的王惕吾,也提倡正派办报。就是《中国时报》的余纪忠,对于公益、环保、水利,也热心护持。可以说,他们都是这个社会真正的中流砥柱,以文字主持公道的“笔阵群”,他们的功绩不但流传在社会,也深入到人心。甚至于世界上也有一些报纸,他们的报导客观,议论持平,对世界深具影响力,如果要颁发“普利策奖”,这许多的报人,都可以成为世间的典范了。
 
    贫僧对媒体的尊重,在四十年前,就曾经想要举办类似“普利策奖”的新闻奖,以鼓励媒体人,但是有人怪说这是我们想要收买记者,所以后来就不敢进行了。
 
    直到前几年,因为贫僧老矣,自觉对社会有义务、有责任,所以筹设了“公益信托教育基金”,并且设立了“真善美新闻传播奖”。为了让媒体都能走上真善美的境界,我邀请高希均教授、张作锦先生等人做评审委员,给予优秀的记者奖助。现在已经多届过去了,我从来没有干涉过一件事,也没有推荐过一个人,就让高教授他们那一班委员公平公正地去审核。
 
    为什么要设置这个奖项?主要的,是希望让社会有公义、有公道,让一些有为的媒体记者,在这一个时代里,能以他们的笔杆救社会、正人心,做为社会的导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