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华大学新闻传播专业台生殷茗琪

矢志成为一位 像陈文茜那样的 新闻人

2017年02月16日 文章来源:台声网 作者:程朔 潘雨晴 字号:
    殷茗琪,台湾新北人,5岁的时候就随到大陆经商的父母到上海生活。殷茗琪的姐姐现在德国读研究生,妹妹还是一名初中生。父母本来更希望殷茗琪读商科,学习经济金融之类的专业,但最后还是尊重了孩子的选择。相对说,茗琪姐姐的选择就与母亲的想法一致了,母亲向大女儿推荐了心理学,认为那与姐姐的性格相合;对于还在上初一的最小女儿,殷妈妈也设计了未来,希望她将来去读地质大学。
 
“如果可以,一定要回台湾传达很多正能量的东西”
 
    读大学,殷茗琪的选择是学新闻传播。当时刚刚将这个想法告诉家人的时候,父母曾经特别找到一篇在媒体上刊发的文章给女儿看,那文章细数了当下新闻从业者的种种劣势,包括工作很辛苦还赚不到钱、社会地位比较低、有时候生命安全得不到保障等等。殷茗琪却表示,自己认为新闻传播其实是个非常有意义的专业,从业者或许可以通过传媒的力量去帮助他人、影响社会。“这样的认知,其实来自于一个名叫陈文茜的新闻前辈,我从小喜欢看她的一档电视新闻节目,那给我很多启发。”
 
    陈文茜是一位比较知名的台湾新闻人。她主持过的一档关注国际大事的新闻栏目,涉猎的内容会有恐怖袭击、移民难民、金融危机、气候变暖等等。她常会做有相当深度的专题报道,向受众呈现相关事件的来龙去脉,客观反映事件真实状况、解析相关各方观点,很受欢迎。从小就喜欢看陈文茜节目的殷茗琪,因为深受影响,所以很早时候,就矢志在未来成为一位像陈文茜那样的新闻人。“陈文茜的新闻报道,会让人觉得这世界上很多事情是与我们有关的,比如看过她环保议题的节目,不少人就会因为地球的危机而特别心塞。”
 
    谈话中,感觉殷茗琪年纪虽小,但专业理想非常坚定而且颇为成熟,她对自己选择的行业可能面临的困难是有相当的了解和思想准备的。到了清华大学之后,殷茗琪更接触到新闻传播业内的影视传播和纪录片制作方向,发现它们也都是挺有前途的领域。“最初选新闻专业就是想去做对的事、正义的事,没想那么多关于荣华富贵的方面啦,记者行当的现状,我有了解,感觉在新闻记者可能不太好做的情况下,向纪录片或和影视制作方向发展或许也可以达成自己的事业理想呢。”
 
    殷茗琪称,大学毕业后会先到海外开阔眼界、历练一番,学有所成后回到台湾从业,向岛内社会传达一些积极的元素。她认为台湾新闻业界当下存在“关照面过于狭窄”的问题,“很多媒体在做新闻时,就围绕着交通事故、街头口角等岛内百姓日常生活中的琐事来回的播报,岛外、世界上的国际政治经济大事很少涉及,台湾是我出生的地方,不确定自己能不能成为一个“厉害”的人,如果可以,一定要回台湾传达很多正能量的东西。”
 
“学成之后,会去推动台湾年轻人改变台湾现状”
 
    2016年11月1日,习近平洪秀柱会晤,清华大学新闻传播学院推荐殷茗琪参加当天的活动。当天出席的台湾学生,很多是硕士研究生或博士生,以大一新生身份参加活动的台生,殷茗琪是唯一一个,而且她还得到了上台发言的机会。殷茗琪在发言中提出,当下大陆的大学在招收台湾学生时,提供的各种资源比较优惠;而陆生申请读台湾高校,能获得的资源就相对较少,“担心长此以往,人才优势会远离台湾”。
 
    那天的经历给殷茗琪留下极为深刻的印象。她觉得自己在那个场合说出自己心里想说的话,是很难得,“虽然相对说,台湾社会在表达方面是会显得更开放一些,大家心里有什么想法都比较可以直抒胸臆,但我当时的发言内容是比较多地肯定了大陆的相关举措,而给予台湾相关举措的评价则相对比较负面一些,洪主席和其他先进还是很认真地听取了我的发言”。
 
    那次活动中,更令殷茗琪开心的是,与洪主席一起合影留念的时候,洪主席夸殷茗琪“好可爱”,一直“宝贝”“宝贝”地叫着,让茗琪感觉到非常的温馨。“虽然在台湾,政治人物都不会有那高高在上的感觉,甚至还常会被民众骂得狗血喷头,但柱柱姐在我心目中有很高的位置,听其言、观其行,感觉她是有担当的一个人,相信她真的是在很努力地为台湾好。”
 
    “我来自台湾,从心底希望家乡越来越好,因为爱家乡,所以会爱真心为台湾好的那些人。”殷茗琪说,自己在大陆生活了很多年,而且经常往来于海峡两岸之间,体验到台湾社会很多方面已经开始走下坡路的真实情况,也发觉到两岸青年人不同生活态度所带来的竞争优势的变化趋势,“所以更会为台湾的未来担忧,所以特别尊重可能为台湾带来更好变化的人”。
 
    “大陆现在很有经济实力,比如之前台湾的综艺节目都感觉比大陆的好看,但最近几年却发现相比起来反而制作都显得太小了。”殷茗琪的使命感很是强烈,她说现在很担心的是,有一天会发现,台湾所有曾经的优势都不再见得到,而很多年轻人却还生活在“平静轻松”之中,所以就非常希望“努力学习之后的自己会有能力去推动台湾年轻人改变台湾现状”。
 
“音乐与新闻一样,都必须真实地传播好的东西”
 
    新闻理想之外,殷茗琪最爱的就是音乐了。一直喜欢听英伦摇滚和独立乐队的她,对于音乐很早就开始有自己独到的见解了。到酒吧或者live house听乐队演奏,占用了这位未来新闻人绝大多数的业余时间;各地举办的各类音乐节,殷茗琪也大都不会错过,而且她还总要在看过演出之后将现场感受分享到社交网站上,让没能到场的朋友也能感受到演出的精彩之处。“喜欢不少台湾的独立乐团,比如当年苏打绿没签任何唱片公司的时候,他的演出我就很关注。” 
 
    谈到爱音乐,就当然不会只有听,还要有“玩”。读高中的时候,殷茗琪曾经在一个乐队中做过“多面手”。原来,殷茗琪进乐队之初是要学做鼓手,可是不久,乐队中原来的贝斯手去到海外发展,贝斯手的位置空了下来,小姑娘勇敢地顶上,她跟着吉他手学贝斯演奏,一段时间的接触后,小姑娘竟然最终被贝斯浑厚的琴音迷倒,她于是就在乐队中司职贝斯手了。也由于这个经历,再到后来,乐队里的架子鼓、吉他、贝斯,殷茗琪都能够玩的得心应手了。
 
   谈到自己最喜欢的音乐风格,殷茗琪说她对英伦摇滚相对更偏爱一些,因为感觉那更容易成为能够显示和传递年轻人思想与情绪的吟唱内容的载体。她认为,音乐要被人喜爱,一个重要的方面就是它要能够引起受众的共鸣。“能够让一部分人成为知音,那么这个音乐就是成功的。”殷茗琪说,当初时候,对苏打绿与青峰的作品“有感”,就是因为“他们用音符及文字演绎、描述自己感受与想法的时候,都很忠于自己的内心,没有很多的雕饰,青涩但清新”。
 
    “我现在超爱张悬!”上了大学的殷茗琪尤其青睐能够传递音乐人真实情绪,以及透露着人文关注情怀的音乐和音乐人。张悬是位创作型女歌手,2006年发表第一张专辑之后,在台湾连续获得诸多奖项,也在大陆有很多演出经历,近年有媒体评价张悬,“不是一个简单的歌者,而是一个用音乐做武器的战士”。她称,超爱张悬是因为发现,“她把对社会的关注和对自我的要求都投射到作品中,并以抗议歌手的姿态,探寻与世界的更多连接”。
 
    殷茗琪最后告诉我们,超爱音乐,是因为音乐与新闻同质,都必须真实地面对这个世界,为世界和人类传播好的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