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媒体要自我自力自救

2017年03月13日 文章来源:台声网 作者:星云大师 字号:
    现在台湾的媒体,从过去的社会新闻,到内幕新闻,到随意报道,颠倒是非,造谣惑众。但,这是台湾的命运呢?还是记者太过于要讨好阅听人寻求刺激的心理呢?
 
    二十年前,有一次我跟随团体到日本去参拜寺院。有一天,其他团员都出去了,我没有外出,就在饭店里。无意间,我打开电视,见到两位老教授,一位是中村元,另外一位已忘其名,他们正在对谈生死问题。节目从八点钟播放到十一点,中间没有广告,也没有第三人出现在画面上,就只是两个人在那里讨论着生死,内容深入专研,让人不禁动容。那一天,整个上午,不但让我对于人生的去来有了更进一步的了解,身心的平静、安详、自在,更是至今难忘。
 
    这就让我想到,其实我们台湾的媒体,报道新闻也不需要那么样的紧张、那么样的急迫、那么样的激烈、那么样的耸动。反过来,能把这种悠闲、安静的知见,散播给社会,还可以说台湾的媒体不能救台湾吗?
 
    当然,我们都知道,现今媒体的经营有它的困难。不过,世界上的媒体也都有政府或当局给予补助,当然必须要帮助政府或当局推行政令、改善风气。既然报纸不必自立为生,它就应该和政府或当局紧密合作,像学校教育一样,对这个社会实行社会的教育。如何实行社会教育呢?报坏事,更要报好事;报坏人,更要报好人;报恶行,更要报善行。
 
    我记得,美国圣地亚哥曾经有一条搁浅的鲸鱼要野放,台湾《中国时报》给予全版特写,温馨、可爱,至今多少年来,始终让我难忘;过去台湾的红叶少棒,震惊天下,台湾《联合报》的追踪报道,也让我感觉到,做一个台湾人真是与有荣焉。
 
    假如说像这一类的新闻能再多一点,每天都有,或者对于小人物的行事,像爱心菜贩陈树菊、青年公益家沈芯菱、世界杯面包大师赛金牌得主吴宝春等等好人好事,能多给予报道,必然对社会人心的安定,能起到正面的作用。
 
    我是国民党的党员,这我不否认,但我的想法是超越党派的,觉得党派可以为理念、为政见去争取权利,但是不应该伤害人与人的和谐。尤其我们不要让台湾的媒体,成为政治人物利用的工具。现在每天打开报纸,一眼看去,全篇都是政治人物对他人不负责任的毁谤批评,很少有小民的故事。
 
    实际上,我感觉到,在这一个社会里,青菜萝卜的价格、牛奶面包的质量,也都是与全民的生活有密切关系。假如媒体能把政治新闻减少到只有一二成,让全民的生活所需,在报纸上有广大的篇幅报道,政治的冲突减少了,社会的和谐也就增加了,这不就是台湾得救的开始吗?
 
    我自己也知道,“真善美新闻传播奖”声音太小,甚至于连我们台湾岛内的记者先生们,不知道有这么一个奖项的,可能也大有人在。所以,我很愿意让媒体人自己组织一个公平公正的委员会,由委员会来主持颁发这一个奖项。我想,媒体自我自力自救、自我订立公约、自我自立期许,也是重要的发展,假如有这样的活动需要奖励,贫僧也极愿意支持。
 
    所以,贫僧今日的微弱呼号,也不光是要记者们救读者、救社会、救台湾。大陆的同胞不是说吗:“台湾最美的风景是人!”对于台湾这个美丽的风景,我们的媒体又为什么不借机来发扬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