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贵珠 织布达人

永续传承台湾少数民族赛德克文化

2017年03月13日 文章来源:台声网 作者:胡淑慧 台湾特约撰稿人 字号:
    张贵珠,台湾南投县仁爱乡人,被2012年南投县政府公告登录为传统艺术“赛德克传统织布工艺”经挑技法技艺保存者。她在传承着台湾少数民族赛德克族群的编织文化。
 
    赛德克族群和台湾少数民族其他族群一样,经过历史的洪流,人口外移严重,耆老凋零,面临部落传统文化艺术逐渐消失的命运,但文化认同或许能够延缓族群灭绝的速度。
 
    2011年电影《赛德克·巴莱》,意即“真正的人”,这部由魏德圣导演的台湾史诗般的巨作,跃上国际舞台那一刻,引起全球人士的瞩目。影片带领人们穿越时空,描写日据时期,马赫坡头目莫那·鲁道率领族人抗日的历史,史称“雾社事件”,引起广泛的反响。
 
    赛德克族群有一个传说,死后必须经过彩虹桥,回到祖灵地。神将派遣使者在桥的中间,检查男人是否立下战功,女人是否长织布的手。
 
    相对于赛德克族群男性的打猎技能,女性亦应具备的织布能力,母亲从张贵珠小时就告诫,女性织布在族群里的重要性。家里的日常所需、保暖御寒,以及祭祀等衣物,都要亲自操作完成。母亲是启蒙老师,她8岁开始学织布,之后学做家用棉被、祭祀衣服,最后学做男女平日穿用衣服。
 
    张贵珠,1936年生,自小聪颖,个性独立,雾社仁爱农校毕业。父母亲同受日式教育,为小学同学。父亲张能生服务于仁爱乡公所,是台湾少数民族第一批公务员,因为有医疗常识,经常帮助族人治疗微疾病痛,深受族人爱戴。母亲张玉英为传统女性,个性保守内敛,深谙赛德克族群织布技法,为赛德克织布达人。
 
    当年张贵珠与山东籍警备地方指挥官结婚,定居埔里,生活宽裕。育有二女二男,长女张凤英幼年托给母亲张玉英照顾,从小耳濡目染,亦为知名赛德克传统织布传人。
 
    1964年,张贵珠于埔里成立裁缝店,教授洋裁,以其优越的技艺吸引很多其外地妇女前来学习,当时约有10多名学生,另外雇用三四位少数民族女孩。裁缝店利用传统织布制作山地服饰与观光纪念品,供应日月潭及台北乌来旅游观光区店家销售。至1977年先生退休,张贵珠举家迁至桃园龙潭,结束裁缝服装及少数民族织布事业。
 
    1982年先生过世,张贵珠改嫁吴三贵先生,1985年定居仁爱乡雾社春阳部落。她坚持传统织布,纯手工技法制作的服饰,广受喜爱。2008年母亲过世,很多爱好母亲作品的收藏家转向她订制,作品包括赛德克服饰的上衣、胸兜、披风、头饰、冠帽以及首饰等。
 
    张贵珠坚持以传统苎麻为其织布材料,自己栽种采收,不假外求,取材备料完全遵从古法。这是母亲交棒给她的金字招牌,也提供给女儿张凤英作为创作材料的来源。它大约分为几个步骤:
 
1.2月种植苎麻,历经3个月后收成,大约一季可以采收一次,一年大约3-4次。采收时用镰刀在根部以上砍断,去叶取麻茎。
2.剥茎皮取麻纱。剥过的苎麻成了纤维,称为苎麻纱。
3.打纱。剥好的苎麻,再在石头上摔打去杂质。
4.日晒。再将苎麻纱一捆一捆放在石头上晒太阳至干燥,让纤维坚韧且方便搬运。
5.捻纱。一端用门牙咬住,用手将苎麻纱以搓揉的方式一段段连结起来,绕在手掌上,绕满手之后,从其中间绑起来。另一个方式是在脖子上绕细麻绳,将苎麻纱绑在麻绳上。
6.卷纱。捆好的苎麻纱用手卷动搓线杆,随杆转动,粗细约直径10-20厘米。
7.纺纱。用纺锤来纺纱,这方便煮、晒、洗、染色等工序,苎麻纱虽经过繁琐的处理,也不会凌乱。
8.漂白。生麻煮成熟麻,把山黄麻树皮晒干烧成灰,与生麻煮一天晒20天,有漂白效果。
9.洗纱。将附着的杂滓、黑泥洗净,苎麻线更洁白。洗纱需要大量的清水清洗,通常会到附近的溪流清洗。
10.染色。以九芎草叶子煮过后埋水田土一天一夜,清洗晒干变成黑色;染咖啡红色,以薯琅块根煮一小时,晒干风干制成咖啡红色。放在室外竹架上,任其日晒雨淋,约一至二星期。
11.理线。日晒时检查苎麻线是否有断线,或是搅乱在一起,将它整理好。
12.理经。将苎麻线依照自己想要织成的图案与配色,缠绕在理经架上准备织布。
 
    织布技法因人而异,有平纹织、斜纹织、菱形织、花织、米粒织或浮织等。平纹织,一般是用来织被单、桌布、背带等。斜纹织,其整经方法都与平纹织法不同,也较容易上手。菱形织,整经方法与斜纹织法相同,也称之“倒退”制作法。挑织或浮织(米粒织),理经法与平织理经法一样,必须用挑花棒挑出图案,挑织或浮织需要用到很多分隔棒。据说要通过彩虹桥,必须学会这两种编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