玻璃色彩中的海明威

2017年03月13日 文章来源:台声网 作者:吴孟樵 台湾著名影评人 字号:
    小说可以怎样反映作者?将名著改编为动画片,再创造的过程,得以什么样的媒材、什么样的精神传达作品?
 
    海明威在世前9年 (1952年) 的作品《老人与海》,在出版的第二年即获得美国普立兹奖与诺贝尔文学奖。他的生活充满了冒险的性格,笔下自然反映他对世界,以及对于自己内心的探究。他曾说:“写作是一场寂寞的人生。作家应该是把想法写出来,而不是说出来。”
 
    大约22分30秒的动画片《老人与海》画面精细优美:小石屋、蓝海、红色的太阳在水平面闪烁着“生命”。透过老人的梦境,以倒叙手法,看到他与小男孩的对话与回忆;看到老人年轻时与人在小酒馆日以继夜又夜以继日地比腕力,一股坚持不懈怠的毅力为他换来“冠军”的称号。在海上捕鱼,云和光影的变化,使得钓线、飞鸟的意象奔驰。当一只飞鸟离开原本的队伍,停在钓线上,像是一种生命的反冲与辩驳。老人捕鱼时,心想:不能让鱼知道只有我一个人,且是个老人。
 
    孤单,却又带着与自然为伍就不寂寞的情怀。他说:“好幸福啊!在海里生活。”这样的幸福感,与静谧、神秘的海共存,是否成为法国知名导演、制片人卢贝松早期执导的经典电影《碧海蓝天》的灵感?男主角宁可与海豚当永远的家人,进入海底世界。
 
    海天之景,以蓝色、橙色、黄色,象征时间的流逝。捕不到鱼的84天内,仍存在着希望。当捕到大鱼后,却被鲨鱼将大鱼啃得精光,老人依然不放弃大鱼的那副骨架。不放弃的精神与老人步入暮年的身躯,形成海天般的寓意。
 
    生存的意念,必然在海明威的心底抗衡着。爸爸举枪自杀后,他很悲痛,这悲痛,是否影响他的人生观?他的爱情是否也像海,时涌着爱的喜悲?他喜欢海钓,让他的作品充满写实的独特滋味。与古巴领袖卡斯楚的友谊直至海明威去世后仍持续着。
 
    于是,当擅长于改编文学名著,并且总以独特的技法,将油画制作为玻璃动画的俄国导演亚历山大彼得洛夫(Александр Петров)将《老人与海》改编为动画片,在1999年上映后,于2000年获得美国奥斯卡最佳动画片奖。也曾在2008年台湾参展。
 
    根据俄国媒体报导,《老人与海》在全球造成轰动(但上映的戏院无法全面普及)。世界知名的电影公司希望为亚历山大提供设备与金钱,但他拒绝了。他说:“艺术家不该卖出自己,否则将会枯竭。”也表示:“我成功的标志,就是观众得到软化的心。”对亚历山大来说,做动画是为自己而做,自己就是第一个观众、评论家、朋友及医生,如果不相信自己正在做的事情,那么最好什么都别做。
 
     正是因为亚历山大的信念,才能将海明威笔下的老人与海描绘得那么动人:忧怀中带着与自然生态共存的美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