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前,有一条学不完且让我不断成长的路

2017年03月21日 文章来源:台声网 作者:袁兆远 台湾大学学生 字号:
 
与公司领导、北京市台办领导合影
 
    第一天抵达北京,从机场搭干线到市区时,坐我旁边的实习生问我:“你为什么来北京实习?” 这位实习生刚刚向我介绍完他自己的一些经历,今年他已经第二次来北京,他觉得北京的好处就是机会很多,有很多值得学习的地方。旁边的另一位实习生则是选择自己创业,一开始选择到台湾人开的孵化器公司实习,现在已经有了明确的方向,知道自己要学什么做什么。车窗外灰蒙蒙的空气和建筑物让我无法移开视线,我扪心自问,那我为什么来呢?我努力想了一下才跟他说,因为毕业后找不到合适的工作,郁闷之余偶然逛学校网站时看到这个实习机会,因此决定先来“逃避”两个月……越讲越小声,默默地觉得自己不争气。
 
    这样的彷徨与不知所措,继续在接下来的几天中伴随我,并更加严重。什么是创新创业?中关村的发展怎么样?北大、清华与科技创新的发展是什么关系?又为什么要办VC对接媒合会?我发现自己进入一个全然陌生的领域,公司领导嘴里不断冒出各种我从未听过的名词,不懂的事情太多以至于我不敢问,只好拿手机不停地偷偷查。
 
 
与“远见育成”的同事
 
    北京行人走路的速度、产业发展的速度、大陆进步的速度,就跟公司领导讲话的速度一样快,刚开始我简直头晕脑胀,无法厘清眼前这一切。甚至,每天我还要特别花一段时间,请另一位实习生给我讲解分析:我们每天所做的事情,背后是什么样的原因,以及过程中发生的事情的意义。直到过了好几个星期之后,学习速度缓慢的我才逐渐明白,原来我在浑浑噩噩中,不经意间闯入了“一座堆满金银的大宝山”。
 
   “宝山”最关键的地方在于我们有好的领导。特别的是,领导非常重视我们这几位实习生,经过认真讨论和分析后,他根据我们的专长和意愿,给了我们一人一个大方向,并在隔天的公司会议中帮我们对接该方向的公司负责人,让我们在以后的实习过程中,不只是“打杂”,更能专门在特定的一方面多下工夫。
 
 
袁兆远在北京天安门留影
 
    前面提到选择自己创业的实习生,他叫生耀宗,他的大方向就跟他创业过程中会遇到的实际问题有关:电商平台和知识产权。我主修会计,因此公司领导将公司内部运营有关的事务分配给我。虽然每人有自己负责的领域,但同事和领导都希望我们能学到东西,因此只要有任何商业谈判或拜访外部公司的机会,都会叫我们去参与。
 
    在短短的一个多月中,我亲眼见证公司如何在大家的努力下,不断地蜕变,办公大楼的外观、气氛变得越来越亲切、有质感,甚至即将变成台湾特色美食馆,办公室也越来越热闹,集中会议区每天有各式各样的人在这里进出、开会、办公。而这一切我们从最初的构想、讨论到实际执行都参与了。这也是我为什么想继续留在北京的最大原因,我感觉到这里的人积极实干,感觉到这里很多事情正在这样的努力下快速发展变化,而我想要亲自见证这样的变化,如果过一两年再来看北京、看大陆,一定又变成另一番样貌了。
 
 
 
北京周末挤公交车
 
    另一些值得学习的宝贵地方,是我在这里遇到的同事。不论是北京人、唐山人,或在北京久居的台湾人,都与我在台湾岛内的朋友们有所不同。相较于台湾学子,北京的年轻人不一定是最需要追求生活质量,但是他们普遍对于哪里有好资源、好的学习机会非常敏锐,并且很敢于争取这些机会。我很荣幸能遇到这些年龄相仿的优秀人才,他们不一定每个都是“台湾意义”上的顶尖精英,但他们的做事态度和想法,是我在台湾同辈间很少看见的,而且在成熟程度上是超越岛内青年的,这也激起我想要留在北京,磨练自己成为更能吃苦的人、向他们学习的意志。可想而知,为什么多次我们去拜访的对象,他们的总经理或高阶人士,都是面庞精致、眼神闪亮的年轻人了。
 
    回想当初在来北京的飞机上,那个胆怯不安的自己,其实过了两个月,我在能力上算是没有什么进步,依然是个十足的“菜鸟”。但至少现在我知道前方的路,是一条有学不完且能让我有很大成长的路,而我很期待能赶快多些进步。对于毫无头绪的我来说,以北京作为进入社会的缓冲段,表面看起来兴奋又害怕,实则非常幸运;而以北京“远见育成”作为进入社会的起点,更是从未想象过的好。接下来的日子,所见所学只会比这两个月更丰富,我期许自己不要忘记此时此刻的谦虚和渴望被雕塑的心,好好地拼。
 
实习编辑 闫俊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