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家镛:一位中科院院士的爱国情怀

2017年03月22日 文章来源:台声网 作者:张晶 字号:
    在中国华侨历史博物馆展厅中,陈列着两封十分重要的信件,真实记录了20世纪50年代那个特殊的历史时期,我国政府就海外留学人员非常关心的回国问题做出的重要答复和保证,也见证了此时期海外留学人员及广大华侨突破重重阻碍,积极回国参加建设的决心。这两封有着重要意义的信件皆来自于同一位捐赠者——中国科学院院士陈家镛先生。
 
    陈家镛1922年2月出生在四川成都。上小学的时候,日本发动了侵略中国的战争,正是亲身经历过那段屈辱的历史,让他意识到只有努力学习文化知识,才能为祖国贡献力量,才会让祖国强大不受欺侮。
 
    1943年,陈家镛考取了国立中央大学(现南京工业大学)化工系化学工程专业。至今回忆起来,他都记得当时之所以选择这个专业,就是看到“工程”二字。因为国家的落后需要更多的工程建设,化工专业不仅单纯学习书本知识,更可以在毕业后到工厂里做工,参加祖国建设。虽然当时的想法有些天真,但陈家镛学成建设祖国的意志却无比坚定。
 
    虽然学校的科研条件非常艰苦,但是凭着一股韧劲,陈家镛在当时高济宇教授的指导下,合成了杀虫剂DDT,这也是他最早期的科学实验活动。大学毕业时,优异的表现为他赢得了赴美国留学的机会。1947年,陈家镛开始了自己在美国伊利诺大学的留学生涯。
 
    1951年,陈家镛博士毕业,因为抗美援朝的原因,美国政府有了新的规定,要求中国留学生全部回国。这对陈家镛来说无疑是大好消息,学成回国建设祖国正是他梦寐以求的。但到了大家真正要走的时候,“麦卡锡主义”盛行,加之很多大学教授给政府写信说这些人回去会增加中国的力量,不能让他们回去。就这样,陈家镛被迫留在了美国继续学习。
 
    也正是在这段时间,他发表了一篇关于气溶胶过滤实验的总结,其中部分结果在1955年出版的美国《化学评论》(Chemical Review)上发表,引起了学术界的重视,还被译成多种文字,广泛引用。直至今日,这篇文章仍被视为气溶胶领域早期科研工作的权威性总结。
 
    学业有成的陈家镛一心想要回国参加祖国建设,但美国政府一再阻挠,并以其两个女儿没有入境证为由不同意放行。无奈之下,陈家镛就入境证以及留学生回国的政策问题,向当时中国国家政务院办理留学生回国事务委员会进行了询问。让他没想到的是,该委员会很快做出了答复,表达了欢迎留学生回国的愿望。信中写到:“中华人民共和国欢迎你及所有中国留学生回到自己的祖国,参加建设工作,为人民服务。你们可由任何地方进入国境,根本并不需要入境证。但你们如携带任何足以说明你们留学生身份的文件,则更能享受到许多便利。”并翻译成了英文版。这无疑给了陈家镛一剂强心针,祖国热烈欢迎并以实际行动迎接他回国。这封信后来一直被陈家镛珍藏。在得知北京建成中国华侨历史博物馆后,他决定将其捐赠给博物馆永久留存,为大家真实还原那段历史,展现国家在那个特殊的历史时期,为迎接海外留学人员做出的积极努力。
 
   回国后,陈家镛进入了中国科学院化工冶金研究所工作。在很长时间内他都住在前门外很小的一间旅店里,虽然生活条件比起在美国来说相差很远,但他内心是无比开心的,自己费尽心力所学终于能派上用场了,终于能为国家做贡献了。在之后的工作中,他慢慢发现,当时国家对金属的提取工作做得并不好,并根据自己在美国的实验经验,大胆提出湿法冶金方法,极大地解决了国家当时金属提取率低的问题。
 
    上世纪60年代末70年代初,受到“文化大革命”的影响,化工冶金研究所的方向变化不定,科研基本属于停滞状态。因为不让搞学术,陈家镛只能偷偷查文献,偷偷做实验。这期间他坚持原来的研究方向,尝试制成复合涂层粉末,这一研究最终获得成功。“文革”结束后在国家大力加强工业建设时极大满足了国防工业的需要。之后,陈家镛与其科研团队研发出硫化铅湿法碳酸化转化制取金属铅的工艺,这种工艺被广泛用于从废蓄电池回收铅的工作。现在这种工艺仍然被用于含硫化铅的金矿冶炼中,对于增产黄金、白银的产量作出了很大贡献。
 
    国家给了陈家镛很多荣誉,但他却说荣誉应该是国家的。生在苦难年代的人很简单、很天真,即便出国留学都是想着学成后要回来建设自己的祖国,改变落后的命运,要真正为国家做点事情,所以回国后科学研究再苦再累,他都觉得是应该做的,也不认为为国家做了多么大的贡献。
 
    随着年龄的增长,陈家镛先生把精力都放到了培养年轻科研人员上。现在他们中的许多人都在国家建设当中承担着重任,成为各个领域的骨干中坚和学术带头人。陈家镛用自己的实际行动展现了一位20世纪50年代归国留学人员的爱国热情,他不为荣华、一心为国,无怨无悔、兢兢业业,钻研学术、无私奉献的精神值得我们学习和发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