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派特森》:以诗入心,处处是风景

2017年03月22日 文章来源:台声网 作者:吴孟樵 台湾著名影评人 字号:
   “当你小时候 ,学到三度空间,长、宽、高,就像鞋盒, 后来你听到还有第四度,时间……”这是派特森写下的其中一篇诗句。时间,是最神秘的流动物质。
 
    喜读诗、喜爱艺术形式的影迷,必然不会想错过吉姆·贾木许的电影《派特森》(Paterson)。无论是街景、车景、男主角派特森的住家……随着写诗、读诗的诗句,流动出小镇的美。而这般的美,来自生活每一个小事物所启发的灵动。于是,画面充满了宁静的诗意。那只写诗的笔与笔记本,在滑动的笔迹下,已是诗意的呈现。
 
    亚当·崔佛近年参与的影片相当密集,而这部新片,显然可以成为他改变戏路,并且朝向较精致的内心戏的开端。他饰演名为派特森,住在纽泽西州的派特森小镇,职业是公车司机,与伊朗裔太太恩爱和谐,有只很可爱的斗牛犬名叫“马文”。派特森每晚必定带马文去散步,把马文拴在街角,而后独自进入酒馆喝杯啤酒。酒馆墙壁有丑角乐团Iggy Pop的海报(也就是台湾刚上映的纪录片《一级危险》中的Iggy Pop)。酒馆中有形形色色的镇上居民,派特森有颗沉静的诗心,牵马文散步途经洗衣店,会侧耳倾听饶舌歌手创作的歌词。在酒馆最引人侧目的是一对闹分手的过去式恋人。
 
    影片焦点最多的部分,在于派特森每日在同一个时间点,藉闹钟的启动下醒来。固定的生活节奏、固定的发车时间、固定在发车前写诗、固定在发车前聆听主管确认车况,并且聆听主管“机械式又语带无奈与幽默感”地诉说生活有多惨。派特森一边开车,一边可以听到一组组乘客的对话。这些零碎的生活片段,组成派特森小镇与名为派特森的生活连结。
 
    不知有没有人注意到派特森的眼神?他眼神温和、脾气温和。当那本唯一的写诗的笔记本被马文咬烂时,他虽在意,却没有愤怒或明显起伏的情绪。这角色的设定,显示他是个极为冷静自持的人,更不是自私的人。于是,写诗,更成为悠然自得的生活必需品,而不是好名的工具。这让蓝领阶级以诗心入怀、以公车诗人描述小镇的风土更教人心醉与向往。
 
    有人注意到派特森与妻子相处的眼神?下班后与起床前带股柔暖的爱意。但在白天与太太或他人讲话时,常有种忧郁感或眼神飘逸而出。
 
    台湾很熟悉的日本演员永濑正敏在片尾出现,与派特森意寓丰饶的几句对话,将他们都喜爱的美国著名诗人(派特森镇的小儿科医生)威廉·卡洛斯·威廉姆斯更鲜明地引入片中。永濑正敏像是个天使一般,送给派特森一本笔记本,并且告诉派特森:“有时空白页意味着最大的可能性。”失去笔记本的派特森,又有活泉般的诗心创作新诗。
 
    音乐也是诗呀!亚当·崔佛毕业于纽约的茱莉亚音乐学院。导演吉姆·贾木许年轻时曾是艺术画廊的送货司机。日后,他以编导、制片、作曲家的身份创作他独特的生活。2005年贾木许以《爱情不用寻找》(比尔·莫瑞主演)在坎城影展获得评审团大奖。如此,更要提到我很喜欢的另一部贾木许的电影《噬血恋人》,那是部听音乐论科学谈文学的电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