厦门航空举行首批台籍空中乘务员入职仪式

35名台籍空姐说:“这里比台湾好!”

2017年09月09日 文章来源:台声网 作者:王志侠 崔晓旭 字号:

    8月16日,厦门航空有限公司(简称“厦航”)在厦门举办首批35名台湾籍空中乘务员入职仪式。正式入职后,该批乘务员将通过为期3个月的培训,预计将于12月以实习乘务员身份开始上机服务。
   自此,大陆航空业开始有规模地引进台湾航空优质的服务再上新台阶。据航空圈了解,近年来,已经有春秋航空、吉祥航空、海南航空等大陆航空公司赴台湾招聘空姐。台湾威航、复兴航空2016年先后停航,数百名空姐失业。

台湾空姐来大陆就业
均笑称待遇比台湾好

    厦航首批35位台湾籍空中乘务员正式入职后,厦航同时正式启动“厦门航空台湾青年创业基地”,并为首批台籍空中乘务员颁发台港澳人员就业证。据悉,在入职现场,厦航十分用心地为台籍空中乘务员准备了手绘厦门地图、笔记本、随身杯和包包等贴身礼物。
    这批台籍空中乘务员平均年龄25岁,全都是大学以上学历,有9成通过雅思考试或有留学经历。厦航总经理助理、人力资源部总经理康志阳表示,专程赴台招聘看中的就是台湾青年服务水准较高、文化素养和亲和力也强,厦航近年不断增加国际、洲际航线,台湾青年较好的英语能力可以很快上线。
    与此同时,据《人民日报》海外版此前报道,台籍空姐细致的服务态度加上轻软的“台湾腔”,近年备受大陆航空公司青睐,引得春秋、吉祥、海航在内的不少公司纷纷抛出橄榄枝,而且招募人数有增加趋势。
    据岛内媒体报道,继2014年两岸廉价航空公司春秋航空开创先河,大规模跨海赴台招聘空服人员后,大陆航空公司招兵买马的脚步便未曾停歇,大有借台籍空姐的服务提升竞争优势之意。台籍空姐轻声细语的“台湾腔”,甚至成为航空公司卖点。
    台籍空中乘务员之一的杨富慧说,厦航专门为她们安排了一些特别的福利,如休假制度、返乡机票等,这让她觉得非常的“窝心”(台湾常用语,即舒服的意义)。她还笑称,大陆这边的整个就业环境就是比台湾要好,所以待遇方面会差很多。她希望自己能和厦航一起成长,一直到自己退休为止。

首赴台湾招收空姐
报名现场非常火爆

    3月23日,台北的天空小雨霏霏,却挡不住人们为参加厦航乘务员招聘而来的热切脚步。这是厦航第一次在台湾招收空中乘务员。简历报名人数达2300人,经过形象初选及素质面试环节,110名优秀应聘者进入复试环节。
    在台中教育大学学习英语专业的王姓女生称,她的爸爸在厦门工作做生意,往返台湾都是乘坐厦航的航班,对厦航的空乘人员服务赞不绝口。如果爸爸知道自己通过厦航的初选一定会非常开心,爸爸非常希望女儿能在大陆工作,不管是在哪个城市他都很支持,这样一家人就可以多团聚。
    本次厦航入台招乘仍延续“校招为主,社招为辅”的方针,主要包括“空中乘务员”和“成熟乘务员”两类岗位。自3月3日起,分别前往中华科技大学、开南大学、真理大学、万能科技大学、台北海洋技术学院,以及辅大外语学院等6所航空专业相关院校进行入校宣讲。
    与大陆招乘不同,厦航入台招乘的报名条件有所放宽,仅学历(大专及以上)、视力(佩戴隐形眼镜视力可达0.5即可)、摸高(212cm以上),以及语言(具备普通话、英语沟通能力)等几个基本条件即可。
    据厦航招聘人员介绍,招乘时最看重的是应聘者的亲和力,更欣赏端庄、得体、职业化的衣着和妆容。有一技之长者更能脱颖而出,如舞蹈、歌唱、医务或空中服务经验等。厦航近年密集开通国际航线,因此有具备英语、日语、韩语等外语沟通能力或熟悉闽南语的人才应聘优势更明显。
    厦门作为大陆距离台湾最近的城市,与台湾地缘相近、血缘相亲、文缘相承、商缘相连、法缘相循,这是厦航入台开展招乘的特殊优势。

厦航首位台湾籍乘务员许凌晏
自诩在厦航的日子累并快乐着

    许凌晏,厦航乘务队中首位台湾人,来自高雄。长发披肩、美丽、高挑、爱笑……从小,爱蓝天、白云,志向做空姐。18岁那年,她过五关、斩六将当上了空姐,往返于厦门-北京、厦门-上海、厦门-广州航线。飞了5年,经常半夜三更梳洗、上妆、登机;像个上发条的闹钟,定时推着餐车送水、送饭;几乎全程站着,好不容易坐下休息一会,服务灯又亮了……但她说,累并快乐着。
    2007年的夏天,她从海峡那边来到厦门,攻读空乘与涉外礼仪专业。“妈妈是厦门人,家里很多亲戚也都在厦门,在台湾中学毕业后,家里人就让我来厦门念书,说可以念空乘专业。”许凌晏说,“我喜欢坐飞机,做梦都想做空姐”。
念了三年,再培训一年,过五关、斩六将,许凌晏冲上了蓝天,当上了一名厦航空姐。“我在后舱,离舱门很近,那边有一扇窗,只有汉堡那么大,起飞和下降的时候,透过窗可以看到蓝天、白云,晚上还有城市夜景,很美、很美。”那一刻,许凌晏感受到的是——自由。
    读书、培训时,每天有各种基本功训练,包括形体、礼仪、化妆、表达与沟通、英语口语等等。“要对着镜子笑,露八颗牙齿,感觉傻傻的。”一开始,许凌晏说觉得新奇、好玩,但经常重复同一个动作,难免枯燥了些。
    上岗后,就更辛苦了。如果飞早班机,凌晨3点多就要起床,5点不到就要签到集合去机场,这也是许凌晏最为纠结的。“就怕睡过头,要定好几个闹钟,冬天起早更难。”她说,刚上岗时,赶上早班机,妈妈还特意从台湾打电话叫她起床。经常半夜三更梳洗、上妆、登机;凌晨候机,困到不行还要摆出甜美的微笑;像个上发条的闹钟,定时推着餐车给乘客送水、饭;洗手间也要打扫,永远保持整洁;好不容易坐下休息一下,服务灯又亮了,乘客有需要随叫随到……许凌晏说,这些只是“规定动作”。
    都说空姐吃青春饭,许凌晏23岁了,记者问她,还能飞几年?她说,能飞多久飞多久吧,她太爱这片蓝天。“如果有一天,真要离开这片天空,我想定居厦门,做个服务员。”这是许凌晏对自己未来的规划。